家乡的老湖
  记得小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到家,桌子上醒目地放着一本连环画册《东平湖的鸟声》,封面是在绿油油的芦苇荡里一名抗日游击队员撑船的画面。
  我抢步上前,捧起这本连环画册,高兴地对父亲说:“这下可好啦!您随时都能看到老家啦!”父亲听到这话,激动地说:“今天我到新华书店给你们买字典,在书架上看到的。于是就买回来了,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看看咱们老家的东平湖。”
  我的故乡——东平湖,古时候称大野泽、巨野泽、梁山泊。到了清朝咸丰年间才确定下来现在的名称——东平湖。它是《水浒》中八百里水泊唯一遗存水域,1985年被山东省政府评定为省级风景名胜区,总面积为627平方公里。
  如今,烟波浩渺的东平湖水,碧浪滔天,拍打出万千浪花,帆船从此驶过,船尾抛出条条白练,犹如飘逸的绸带。站在湖畔侧耳倾听,滚滚涛声起伏跌宕,仿佛还在回荡着水浒一百零八条好汉的英雄豪气……
  初春时节,波光粼粼,垂柳的萌芽如春燕衔来的音符荡漾在湖畔;夏日炎炎,盛开的荷花亭亭玉立;天高云淡的秋季,丰收的渔民,船上满载湖中的鱼虾;北风呼啸的冬日,湖面就像对应日月的明镜,俨然一幅绚丽的画卷……
  闲暇时,父亲常给我们讲发生在东平湖一带游击队员如何与日寇在东平湖巧妙周旋、消灭鬼子的故事;有时还绘声绘色地讲水浒中的人物。因为水浒是发生在我们故乡的英雄传奇故事,每次听着父亲用纯正的家乡话滔滔不绝地讲述一幕幕可歌可泣的情节,我们都会陶醉在故事里,仿佛我们也成了故事里的主人公。我们稍大一些的时候,远在河北省涉县工作的大姐,春节回家路过北京,特意到书店给我们买回全套《水浒传》章回小说,兄弟姐妹爱不释手地分享着,沉浸在那刀光剑影、战马嘶鸣的年代中。再后来,看到由原著改编的同名电视连续剧,我们更如身临其境,回味着家乡那碧波浩渺的万顷泽国。
  父亲从19岁离开故乡,来到天津学徒,后来成家立业,思乡的情愫时常在他心中萦绕。每每提及东平湖时,泪珠总爱在眼眶里打转。父亲的少年时期,是在贫瘠中长大的。家家住得是低矮的土坯房,吃了上顿没下顿;于是,父亲就和小伙伴们到东平湖捞苲草晒做食粮的补充,到了夏天在湖中游泳抓鱼虾,甚至深秋初冬依然如此。因此,父亲从少年时代也就练出了游泳的好水性,直到离开家乡那年,他几乎天天与美丽的东平湖作伴。
  记得父亲每次从老家回来后,总会流露出和家乡亲人别离的忧伤和对故乡的眷恋,而每当提起东平湖时,脸上就会被兴奋、激动的表情所代替!因为东平湖水伴着他长大,那种和东平湖深深的情结在他的心中打上了永远挥之不去的烙印……
  现在,我的故乡东平湖附近的展家营村已矗立起一幢幢高楼大厦,我的亲人和父老乡亲即将住进楼房,这是多么值得骄傲和庆幸之事。改革开放40年,国家对农村的惠民政策,比如农民享受医疗保险补贴恩惠等,充分说明国富民强,国之兴旺乃利民。
  去年,秋高气爽的一天,我再一次踏上了故乡的土地,遥望东平湖,看到家乡的巨变,感受到亲人们过着安逸舒适的生活,心旌摇曳、难以平复。我祈祷:家乡的人民生活更加美好,东平湖的风景更加秀丽怡人……         (张明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