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之爱
  种了大半辈子地的王老太一生要强,从不轻易服人,活到67岁,不知自己服过谁。没想到,偶然的一件事,却让她服了李家两兄弟,而且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她的老伴前几年得病去世后,又新找了老伴。新老伴是退休干部,婚后两人住在东平县城一套两室一厅的单元房里。一生闲不下来的王老太,软磨硬泡说服了老伴,在不远的农村租了一个院子,搞起了家庭养猪。
  自从养起这几十头猪,王老太便和城里大大小小的饭店餐馆打起了交道。一辆二手的脚蹬三轮,几个油渍渍的大桶,就是她每天的陪伴。
  一天刚吃过午饭不久,老伴接了个电话,然后整个人马上蔫了。看着灰头土脸的老伴,王老太心咯噔一下子,马上去问老伴。
  老伴早些年是军人,在外南征北战,结交了不少生死与共的战友,只是在退伍后,少了联系。前些年发妻生病,拖得家里一贫如洗,到现在还没有多大起色。刚刚接到的是从大都市打来的电话,两个故友已经在拜访自己的路上了,再看看屋里的家具摆设,寒酸之气撞得他眼眶发疼,他不知如何接待这两个远方的好友。
  一边的王老太,马上拨算起了心中的小九九。她那精明的小眼睛飞速转着,虽然自己不是城里人,可用心收拾一下,还能见得了人;至于家里的摆设,确实让大城市里的人看不起;现在天冷,就给家里添置个大件,买个空调吧。狠狠心,她把自己卖猪的钱拿出来,和老伴一起去了县城里最好的空调商场,以最低的价格拿下了一款名牌柜式空调机。
  风风光光地把朋友迎来送走,王老太和老伴总算长长舒了口气。可是面前的空调却变成了王老太的心上刺。这个大物件,花了我好几十头的猪钱,以后得要多少钱来喂它,不能留着它,得想办法退掉才是。
  主意已定,王老太不顾老伴的劝阻,来到当初买空调的商场。接待她的是李家两兄弟。
  李家两兄弟,自踏进商界的第一天起,就抱定了厚道、诚信。他们从外地来到东平经商多年,从最初很小的一个门头开始,一点点扩大店铺,直到现在成为县城首屈一指的家电专营商场,诚信和厚道一直为他们铺平成功之路。他们累着、幸福着、付出着、也在收获着。凡是给他们打过交道的人,大多都成了回头客,而且还会为他们做着广告,拉来新的顾客。
  可现在,王老太给这兄弟俩出了个大大的难题。
  退货的前提,一定是产品质量有问题。而王老太购买的这款空调机,无论从外形到质量,挑不出一点毛病,而她又安装使用了近半个月,不符合退货条件。说来讲去,兄弟俩一时没了主意。
  可一边的王老太,一口咬定空调不出热风,而且噪音大,还信誓旦旦地强调她话的准确性。
  暖风轻轻拂拂,让人如沐春天,兄弟俩站在空调前,王老太再是无赖耍三分,纵然再想无理,终归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兄弟俩正商量着给王老太个台阶下,他们也好回去,店里事多,不容他们在此多逗留。没曾想,冷不丁地王老太一下子在兄弟俩面前跪了下来,口中喊着:“求求你们啦!大侄子,你们给我退了吧!”看着眼前晃动着的花白头发,两兄弟不约而同上前拉起王老太,眼神一对,“退吧!”
  数着重新回来的人民币,王老太的心头又垒起了金钱的宝塔。她全然不会考虑到李家两兄弟的损失。
  事情似乎结束得挺圆满。李家兄弟照常用心经营着自己的生意,而王老太,除了脸上的皱纹又多了几条,养得猪多了几只外,再就是脚下的三轮车更破旧了。
  一个炎热的夏晚,李家弟弟开车去谈一个业务,他熟练地驾着车,刚来到四海城转盘处,却猛然刹住了车。他看到一辆脚蹬三轮车随意地停在道路中央,前车轮旁边躺着一位老人,花白的头发在路灯下很是显眼。老人显然不是被撞倒的,而是累倒的,三轮车上装着几个大桶,油渍渍的外观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是收集饭店泔水的桶,如果装满的话,老人显然承受不了。停下车的李家弟弟马上打开四角灯,下车快步来到老人身边,把她轻轻扶起。这个时候,老人也慢慢抬起头,四目一对,都认出了对方。李家弟弟看到了那个无理退货的王老太,王老太也认出了眼前这个人,是被自己刁难过的年轻人。她摔倒在地上,车过几十辆,都绕着她过去,没人来管她这个脏兮兮的老婆子,倒是这个自己有愧于他的年轻人扶起了自己,不觉心虚脸红了,声音衰微地叫了声大侄子,便什么也说不出了。李家弟弟担心地注视着她,又小心地把她扶上车座,关切地嘱咐了几句,才不放心地离开。
  一阵风儿吹来,炙热中夹杂着丝丝清凉。王老太不由喃喃自语:“好人呐,真是好人呐!”
  回家后的王老太,一直给老伴絮叨自己趴在马路上的悲凉,说着身边车来车往,没有人理会的伤感,让自己看透了世上人的心肠。冷不防老伴蹦出一句,“你不就是这样的人吗?没人给你钱,你会去扶不认识的人?怕你还会想,让人讹上呢。”这话噎得王老太只咽唾沫,便又想起李家兄弟的种种好处来。王老太从心里服了,说什么也得报答人家孩子,她暗暗拿定了主意。
  从此,王老太像变了个人似的,身体透进了阳光,变得温暖起来。她那关不住的话匣子,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李家兄弟的为人。
  她还会隔三岔五领着人来到李家兄弟的空调商场。不过她不是来无理取闹,她是给李家兄弟介绍新生意来了。 (邵桂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