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庙集的变迁
  听老人讲,老戴庙集有8条街,每条街口都有一个石头牌坊,牌坊朝向南,面对着运河。每个牌坊集中交易某种商品,比如牲口市、花鸟市、粮食市……
  戴庙村位于运河以北。戴庙镇西边是东平湖,东边是黄河,中间被运河一分为二,运河以北叫运北,运河以南叫运南。戴庙公社的年代,分别叫做运南管区和运北管区。当地村民习惯把戴庙村称为“河北”,把孟垓村称为“河南”,这是两个村之间的相互称谓。老戴庙集就在戴庙村和孟垓村之间的运河北岸。220国道跨过运河的大桥叫南门桥,那儿就是当年的水陆码头所在地,南门是老戴庙集8条街的中心街,是最繁华的地带。我市第一个党支部就建立在戴庙村,党史上有详细的记载。可见党组织在艰苦环境下发展壮大的胆识和谋略。
  可惜的是,解放前有一年,黄河决堤,当地人俗称“发黄水”,黄河泥沙淤积,把戴庙集和戴庙村压在下面。至今,只有石头牌坊的上半部留在地面上。
  与“发黄水”相对应的,是“发清水”。“发清水”指的是戴庙村西边的东平湖发大水。一年黄水,一年清水,东边是黄河,西边是东平湖,“东怕清水西怕黄”是当年的口头禅。这片土地上的群众,为了生存,开始筑房台,高高的房台防水患,居民的房屋都建在房台上。运河也因水患数次改道。戴庙村本是水陆码头,人口多,姓氏杂,后来筑了两个房台,戴庙村分成了东房台和西房台。
  为落实“一定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伟大号召,黄河大堤加宽加高。又把黄河和东平湖之间的土地,划分为一级湖和二级湖。不管是黄水大了,还是清水大了,需要泄洪,首先往一级湖放水,以此来保护更大面积的二级湖的群众。作为泄洪区,一级湖的群众作出了巨大贡献,一辈子的大任就是垫房台和盖房子。不过这已经成为历史。在县委县政府的关怀下,黄河滩区的村庄在今年计划移民全部搬到二级湖内,建设了新社区,群众都住上了楼房,再也不用为水患担心,不用把一辈子的精力都用在盖房子上啦。移民避险解困工程彻底解决了戴庙群众多年来与“黄水”斗、与“清水”斗的困境,老百姓真正实现了安居乐业。
  一级湖和二级湖之间的大堤在运河南岸依运河走向而筑建,也许是因为常年水患的原因,后来戴庙集就逐渐迁移到运河南的大堤以南,因为这儿属于二级湖。这样,戴庙集实际上离孟垓村近了,但由于戴庙集的称号名声在外,所以还叫戴庙集。
  赶集似乎成了当地群众的习惯。逢到集上,不买不卖的也总是喜欢到集上转一圈。看看稀罕光景,或偶遇老熟人聊聊天。集上的包子、胡辣汤是儿时的最爱、记忆中的美食。现在的“戴庙包子”已经建立起了连锁店,分布于附近县的各个乡镇。
  后来,戴庙镇的司里村、师集村也有了集。建立新集市叫“起集”。起集时,要唱十天半月的大戏,以便吸引四里八乡的群众来赶集,张贴海报宣传集的日期,一般十天两个集。新集市的成立,分散了戴庙集的“势力范围”,规模没有以前大了。但是,戴庙集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其它新成立的集毕竟还是“小集”。
  改革开放40年来,经济发展成果显著,我县也出现了东顺集团这样位列全国500强、产品畅销海内外的知名企业。现在村村都有了超市,家门口想买啥有啥。再加上电商的发展、物流的发达,群众生活十分方便。这使得戴庙集的规模大不如从前。
  赶集的风俗习惯仍然存在。尤其是老年人,逢集必到。特别是春节前后的年集,放假回到老家,到集上走一走,能遇到很多儿时的伙伴和老朋友。赶集,从最初的商品交易,已发展成为一种休闲和乡村文化。
  集头上长大的我,对集,有着特殊的感情。  (李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