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年集
  小时候,每每临近春节,都要去赶年集。年集是一个物资丰富,多彩多姿的世界。此时,跟着大人赶集是一个惬意幸福的事情。一入街头人山人海,只见人们提着包、推着车、挎着篮子。也许那时候,人们没有冰箱的原因吧,大家都集中到这个时候买年货,大人、小孩、男女老幼浩浩荡荡,像一排排长龙通向集市。大家主要以步行为主,当然骑自行车的人也不少,街头便有寄存自行车的这样的行当。只见,看车人用绳围成一个圈,手中拎着一串车牌号,大家便鱼贯而入地把自行车放进去,排成整齐的一行。据说一个集下来,都要挣上好几百元。
  在进入集市之后,便看到眼花缭乱的年画,有卖灶王爷的、有卖挂历的、有卖春联的、有卖吉祥符的。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现场卖春联的,只见两米开外的小桌上,摆满了各种春联,写春联的人往往都是当地有名的书法家,人们都争相排着队买春联,春联内容自己随便现编现写,人们为得到一副春联而高兴万分,也反映了人们对文化生活的向往。同时,一副好的春联贴在门上也给自己增添几分光彩。所以,春联是人们争相必买的物品之一。常听老人们说:“有钱没钱必贴春联。”我记得听别人说过,有一家因自己很困难,只贴了大门的对联,主要是省几个钱。贴对联应该是近千年的习俗,年集的春联市场是最繁荣的场面也就不言而喻了。
  年集的鞭炮市场应该是最热闹、最拥挤的地方,只见卖鞭炮的人一份接一份,所卖鞭炮都是自己包的、卷的。据说,梁山县的馆驿鞭炮是最出名的,所以,卖鞭炮的人们站到桌上,大声喊出了“馆驿的炮仗,馆驿的炮仗,抓紧买了!”下面赶集的人们,趁机纷纷喊出了“放一挂!”于是,鞭炮挂在一个竹竿杆上,点着之后,只见,烟雾在空中弥漫,伴着火药味,迅速在空中炸响,震耳欲聋。于是我们这些小孩都捂着耳朵听响,随后,响起阵阵喝彩声。这份完了,其他卖鞭炮的客商也都不示弱,也纷纷开始放起来,鞭炮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人们在听够响后,纷纷争购鞭炮,好一番热闹的景象,所以,每年我们赶集,都要去集市看鞭炮市场。我也非常喜欢放鞭炮,每次回来都要买上十几挂。当然,放鞭炮也是大人们一再推崇的,据说放鞭炮能驱鬼神避邪气,图个好年景,这也是寄托着一种美好的愿望吧!
  过年买菜这是必须的,劳累了一年的人们,即使再困难也要购买,为的是让全家吃上丰盛的过年宴。那时候,我天天盼过年,也许就是过年意味能吃好的,而大人们不像小孩那样快乐无比、悠悠乐哉,他们考虑是过年的支出问题。买肉是赶年集一个重要内容,只见几十份肉架子依次摆开,大家争相围在一起挑选肉,有要前脖的、有要后臀的、有要肋间的,依据自己的不同爱好争先恐后地讨价还价;有时为争得一份物美价廉的好肉闹得面红耳赤。砍肉声、叫卖声、喊价声、争执声响成一片,也为集市的热闹繁荣增添了无比的情趣。鱼市更是蜂拥而至,热闹非凡,人们为了省钱,往往买上两条大鱼“上贡”,图的是年年有余,自己再买些小的吃。铁盆中鲜活的鱼儿跳跃着,有鲤鱼、鲶鱼、黄鳝鱼、鲫鱼,也有白鲢,应有尽有……那时候,鱼也许是自然养的,也或是野生的,鱼特别香,也有味道。特别是用油炸过的小鱼用煎饼卷着吃,那真是好吃,现在想起来还想流口水,不像现在鱼多了,也大了,吃在嘴里像吃棉花絮似的,索然无味,这就是我感到社会进步了,人们的生活也好了,而那些自然的、天然的东西也显得弥足珍贵。当然,除此之外,也要买上几只鸡,过年也算解解馋,其他青菜也应买尽买,好似一次年货大采购。
  买完吃的,过年了,衣服也要换一下,至少必须买件上衣。那时候,衣服不像现在这样成品衣服比较丰富,那时主要以买布做衣服为主。人们需提前赶集,围坐在卖布的架子旁,尽情地挑选着,这里是布的海洋,红、绿、黄、青、蓝、紫……棉布、涤卡、条纹等等。挑好布,在经裁剪师量好后,就算大功告成。春节穿上一身好衣服也是光荣和兴高采烈的事。特别是大年初一,大家互相拜年,展示着各自的新衣服。衣服是过年的一个靓丽的外在表现,也是人们万象更新的一种符号吧!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每每想起家乡的年集,心中充满了感慨和留恋。小时候家乡的年集是一种质朴的、纯真的、充满乡愁的年味,是一坛久久酝酿的淳香的老酒。随着岁月的日增,散发着浓浓的香味,给人一种久久地回味。现在虽然物资丰富了,更多时候不需要赶集了,但少了那样一份说不出的一种感情,少了一种天、地、人自然的美。家乡的年集永远镌刻在我美好的记忆里。
               (陈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