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与湮灭:
分裂与湮灭:
  宿国历史久远,上世纪八十年代宿国君宿伯鼎于滕县出土,根据铭文证明在殷代古宿国就已经存在。殷人在商代后期进入山东地区,古宿国在殷商以前属于东夷。殷商自盘庚迁殷以后,进入东夷文化地区,其中有的沿济水东进,居于济水之畔的太皞之后宿与须句俱为其所服。周武王灭商建立周朝后,为追封前代圣王的后人,将远古伏羲氏的后人封于宿,并建立宿国。因为伏羲氏姓风,宿国也就是风姓。春秋时期,宋国灭亡宿国。西晋杜预在《春秋左氏经传集解》将其地望定于汉晋东平后,后世对宿国地望及迁徙产生诸多见解。
  一、宿国源流
  据《春秋》隐公元年(公元前722年)记载,“九月,及宋人盟于宿。”杜预注:“宿,小国,东平无盐县也。”按一般的看法,宿在今东平街道宿城,与须句(梁山县小安山)的位置相近。《春秋》周庄王十年(公元前684年),宋湣公为加强对附属国的控制,以宿国属宋而亲鲁为由,强令宿国迁于宋国(国治河南商丘)内地。至于所迁何地,《左传》无注,《公羊传》和《谷梁传》亦未明言,唐宋时期《元和郡县图志》《太平寰宇记》则明确指出宋迁宿于今江苏省宿迁市。隐公元年记载的宿国与宋愍公所迁之宿国,是否为同一宿国,这一难题的解开是破解宿国地望的首要之举。
  《左传》僖公二十一年(公元前639年)载:“任(济宁任城区)、宿(山东东平)、须句(梁山县小安山)、颛臾(山东费县),风姓也,实司太皞与有济之祀。”从以上材料中,可以看出宿国跟其他风姓国一样,负责祭祀东夷族精神领袖太皞和济水之神,其性质为“神守国”。商人重鬼神,宿国处于古济水的重要补给水源汶水北畔,此时的宿国在当时整个古济水流域的地位十分崇高。
  武王克商(公元前1044年)后,周人短时间内无法凭借武力彻底征服东方部族。只能一边稳定统治阶层内部,重点打击以商奄(济宁曲阜)、蒲姑(滨州博兴)为首的叛乱势力,一边笼络商、夷部族,以掌控东方大局。周人重新进行了分封,周人重新确认了宿国“司太皞与有济之祀”的权力,但宿国国君只获得了男爵爵位,这在当时“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体系中属于末等。
  结合以上论证,宿国存在于汶水流域的东平宿城地区似乎无可置疑,但《春秋》周庄王十年(公元前684年),宋湣公所迁之宿是否为一国,这个问题值得商榷。杨伯峻先生从地理位置和当时的政治形势分析,认为宋人所迁之宿,以在靠近宋国的鲁西南、豫东、皖北一带较为合理。
  二、分裂与湮灭
  对于宿国地望的问题,上世纪九十年代上海博物馆藏文物晋侯苏编钟有助于我们揭开这个谜团。该套编钟出土于山西曲沃,16枚编钟之上共刻铭文355字,年代为西周晚期,上面记载了周王于三十三年(公元前846年)自宗周(陕西长安)出发巡视东国、南国,率晋侯苏前往东国伐“夙夷”(即宿夷)等部族的情况。苏钟作为晋侯苏纪功铭刻,重点记载了攻伐夙夷三次战役、战功经过、战争路线、作战方略、周围城邑,最后直至夙夷国都等。全套编钟对宿国历史、地理,包括交通与军事地理,提供了重大研究价值。
  编钟有一则铭文为:“周王向晋侯苏发布命令,率军队先从左翼倾覆获地,再向北倾覆某(字缺失)地,然后征伐宿夷。”其中的“获地”指获水流域(今江苏宿迁至安徽宿州一带)。据《水经注》载,“获水是古代一条自今河南商丘东北到江苏徐州北的河流,流经今江苏宿迁泗洪境,在安徽萧县南与睢水合流,后于彭城北汇入泗水。”获水地近宋国,为宋人重要活动区域,因此活动于获水流域的宿当宋国毗邻。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被周人称为“宿夷”的宿国,地望偏南,可称之为南宿,而东平之宿则可相应称为北宿。
  另有一条史料可以论证南宿的地望。据《资治通鉴》卷250中记载:“宪宗元和四年,析徐州之符离、蕲,泗州之虹,置宿州,治埇桥,在徐州南界汴水上,当舟车之会。宋白曰:宿州,取古宿国为名。”从以“古宿国为名”而置宿州,可以得出今安徽宿州市一带曾为宿人活动范围,抑或早期南宿国城址。
  周朝建立之初便不断向东方拓展,像宿国此类的神守国由于不设兵卫,便无力与强周抗衡,或降或叛遂成为涉及部族存亡的关键。此时,宿国内部可能发生一次分裂,部分宿人开始南迁,到达周人势力覆盖不到礼的淮夷地区另行建立政权。留在原居地的宿人采取了与周人合作的策略,以附属小国的身份继续存在,得以继续在祖辈居住的地方生活。南迁的宿人由于采取敌对周人的态度,被划入“东夷”“淮夷”等东方叛夷之列,一直到西周晚期宿仍被周天子讨伐。
  进入春秋之世,随着地方诸侯势力的上升,北宿因地近齐国,最终沦为齐国的边邑。齐国在此设立无盐邑,秦朝设立无盐县。西汉宣帝的时候,设立东平国,封其子刘宇为东平王,国都就设在宿城,形成了形制完备、规模庞大的都城。从西周到唐代,宿城历经变迁,城墙及古建筑逐渐湮没,近代更是因为兴修水利设施等又遭到了毁坏。公元前722年,鲁隐公在宿国(南宿)的地盘与宋国上举行了会盟。到了鲁庄公执政时期,齐鲁毁盟、兵戈相见。宋国借齐鲁两国交恶的机会,趁机出兵,兵临宿城城下。公元前684年,宋湣公以宿国属宋而亲鲁为借口,强令将宿国从原地整体迁入宋境。     (李运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