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浓的父爱
  老父亲今年83岁,病倒了……
  父亲仅有三个月大的时候,爷爷去世了。爷爷双目失明,拉得一手好弦,在当地十里八乡小有名气。爷爷说,爸爸和他命里相克,注定了他的英年早逝。后来,奶奶和父亲相依为命,艰难度日。
  我儿时脑海中的父亲高大、魁梧、帅气,但又和蔼可亲。翻山十多里去姥姥家,父亲抱着我,趴在他胸前,听着他爬山走路时的大口喘息声,是我至今对他最深、最初的记忆,我忘不了……
  父亲不识字,没有文化。打从记忆起,父亲就和土地打交道,儿时对我记忆最深的也是他常说的那句:“赶紧吃完饭,下地干活”……地里的活,似乎永远也干不完。他一生都在和土地打交道,典型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北方农民。
  我七岁开始读小学,后来上初中、高中、中专,直到就业参加工作,父亲没有让我一次帮他去地里干过农活。至今,农活我都不会干一丁点儿。即便再苦再累,父亲总是一个人承担着。每次周末回家,父亲总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重复着那句永不改变的“好好读书”“你出息了,爸高兴”……
  1997年,我自由恋爱,妻子初次跟我回家。那是有记忆以来,父亲最高兴的一天,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一大早,我骑自行车带着妻子回家,刚进村,就看见父亲和母亲站在门口笑脸相迎,那幸福的笑容溢于言表。我对妻子说:“叫爸!”从他的答应声中,我第一次窥视到了父亲作为男人羞涩的一面。随即,父亲帮我把车子放进早已收拾干干净净的院子里。他带着我和妻子,看家里做农活用的工具。妻子不是本地人,对我家父亲做农活的铁锨、镐头等,两眼都充满着好奇。这一切在她眼里都是那么朴实无华和原生态。
  那天,父亲和母亲忙着杀鸡、煮肉……把他以为最丰盛的菜肴放在了未来的儿媳面前。妻子起身倒水,他都不让。他说:“庄稼人没那么多事儿……”吃饭的间隙,妻子偷偷拉我进了里屋,眼含泪花,对我说:“我这辈子跟定你了,你快让爸好好吃饭吧!他老人家为我们这样操劳,我心里下不去……”我感激妻子。妻子是城里人,家庭条件比我家要好多倍。我原以为他会嫌弃我这当农民的父亲和这农村的家,可她是善良的,不但没有嫌弃,反而更加铁了心要和我过一生。她说,我的家和老父亲,让她心里踏实。那天,我们回城后,妻子瞒着我给父亲和母亲各自买了一身体面的衣服。她说:“不用你的钱,要用我自己的钱。”后来得知,那是她那一个月的工资……
  结婚后,因工作原因,我早出晚归,天天在外打拼。我拼命地挣钱,就是想让父亲活得有尊严,不想让别人说他的儿子不出息。妻子也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每个星期天总要回老家,给父亲母亲送去好吃的。妻子的爸妈也总是捎些不常见的特产给他不曾谋面的亲家。父亲在那几年,是最幸福的,当儿的我记在心里。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再看看那挂满双臂的吊瓶,让人揪心的心电监护仪,还有那冒着气泡的氧气袋……我两眼平静地注视着这一切,思维停滞了,一句话都不愿意说,好像说啥都是多余的,能说啥呢?老父亲为我操劳了一生,就连即将步入天堂的时刻,他都不想打扰心爱的儿子。他想逃过我的眼睛,安静地离开……
  爸爸,我爱你!儿子落泪了……          (胡传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