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泰山”
  光阴荏苒,时光匆匆。时间就像一台永不停歇的机器昼夜运转,转眼之间,岳父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整整9年了。
  那是2009年4月28日凌晨。急促的电话铃声把睡梦中的我和妻子陡然惊醒。和妻子结婚20多年,深夜响起这样的电话铃声还是第一次。我心头一紧,连忙抓起电话。话筒里传出内弟慌张而又急促的声音:“哥,咱爸快不行了,快过来吧!”当我和妻子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家的时候,医生正在对岳父实施急救。我在心里默默祈祷,老人家的身体一向很好,之前也没有任何不祥的征兆,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家人手足无措,都在焦急地紧盯着医生。时间就像凝固了一般。然而,无情的现实还是终于摆在了一家人的面前。短短10几分钟,老人因心脏病猝发,溘然长逝。那一刻,时间定格在2009年4月28日1时40分,岳父走完了他82年的人生历程。没有一句留言,没有任何嘱托,没有一丝牵挂,没有丝毫痛苦,走得那样急促,那样从容,那样安详,就像安然入睡了一样。然而,我心中的“泰山”却顷刻间轰然坍塌!
  1927年,岳父出生于我县沙河站镇孟庄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岳父从小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在还没出生的时候,他父亲为了养家糊口,就去闯关东了。多少年杳无音信,后来客死他乡,一直都没有回来。岳父单传,是棵独苗,没有兄弟姐妹,是母亲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成人。岳父1946年参加革命工作,先后辗转东平、济宁、滕州、兖州、枣庄、济南等地,从战士到班长、副排长、排长,38岁时他担任了省军区独立2师7团2营4连连长,后来又担任了训练大队大队长,在部队一待就是20多年。1955年,他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奖章。
  1969年,部队动员现役军人回乡支援农村社会主义建设,生性耿直的岳父,第一个带头积极响应,二话没说,卷起铺盖,带着妻子和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回到东平老家当起了人民公社社员。后来,在北京军区工作的妻子大舅听说了岳父的情况,在没和岳父商量的情况下,经多方联系,把已经解甲归田的岳父重新安排到了当时的基层供销社工作。为这事,岳父很不情愿,生了很长一段气。
  岳父生来对名利看得很淡,但对工作却看得很重,无论做什么,不做则已,做就一定要做好。刚到供销社工作的时候,40多岁的人和十七八岁刚刚参加工作的姑娘们一样,做了一名乡镇供销社门市部最基层、最普通的营业员。同事和他开玩笑说,您可是俺们的“连长营业员”啊。岳父听了,一点也不觉得什么,总是呵呵一笑,很开怀的样子。岳父人缘好、肯出力,工作认真,两三年功夫,就做到了经理的位置。
  岳父伟岸正直、心地善良。1米8多的个儿,虽然高大魁梧,心肠却很软。那时候,供销社经营的多是紧俏商品,许多东西都是凭票供应,普通老百姓想买斤红糖都很难。有一天,一位老大娘在岳父的门市部里转来转去、徘徊了很久,自言自语地说:“儿媳妇生孩子了,连斤红糖都买不到,咋办啊?”岳父问明情况后,二话没说,包好二斤红糖就递了过去,说:“先拿去用,什么事也不如孩子要紧。”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慢慢地就传开了,十里八乡的老百姓都夸岳父人好、心眼好。
  进入20世纪80年代,岳父从供销社调到城里,在一家棉厂担任了工会主席。这下更对他的脾气了,他和工友们整天混在一起,把工人们的每一件事都当成自己的事来办。婚丧嫁娶、生老病死、春种秋收、大事小情,哪儿都有他忙碌的身影。那时候,他是全厂工资最高的,每当工资发下来的时候,岳父身边总是围着一大堆工友,隔三差五地要他请酒。岳父从不小气,总是有求必应,常常喝得酩酊大醉而乐此不彼。当岳父把所剩无几的工资交回家的时候,没少挨岳母的数落。
  岳父开朗乐观,刚毅坚强。1983年,离休后享受县(处)级待遇的他,本来可以好好歇歇了,可他忙碌惯了,照样闲不住。除了每天雷打不动地看时事新闻、听天气预报外,剩下的精力几乎全部用到了锻炼身体上。早晨,天不亮就起来爬山、跑步;傍晚,组织了20多个老年人练“泰山功”,一直坚持了20多年。
  岳父生性豁达、心胸开阔,处事宽容大度。无论是在部队,还是在地方,为工作的事,没少和人红过脸,但他从不记恨人,争归争、吵归吵,争过、吵过以后,照样还是好朋友。有时个别人想不开,在背后说岳父的坏话,岳父从不往心里去,反而置好酒菜,请人家喝酒,往往一场酒没喝完,就前嫌尽释,重归于好。岳父活了80多岁,结交了一帮好朋友,到老也没有一个仇人。
  岳父一生养育了四个孩子,妻子是他唯一的女儿,从小疼爱有加,视为掌上明珠。岳父家教极严,对孩子们从不娇生惯养,就是对宝贝女儿也不偏袒。回乡务农那几年,妻子和他哥弟一样,没少背着箩筐下地割草。岳父自己虽然识字不多,却总是教育孩子们要自强自立,好好做人,要有好心,要走正路。岳父晚年粗茶淡饭,生活十分节俭,最爱吃干烧饼和干炸馒头片,穿戴也从不讲究。老人80大寿那年,我和妻子商量着要给岳父买一件大红唐装,岳父一听要花好几百块钱,说什么也不让买。岳父从小独根独苗,每当全家一大家人团聚的时候,望着一家老小其乐融融的样子,岳父总是高兴地合不拢嘴。这时候,他总是习惯性地把孙子、孙女和外甥拢在自己身边,像当年教育自己的子女一样,向孩子们传授做人处事的道理。
  那天,在殡仪馆,当我为他扶棺送行,最后凝望着他慈祥和蔼的面容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他无怨无悔,所以走得从容;他无牵无挂,所以走得安详;他积德行善,所以走得毫无痛苦;他高风亮节,所以走得淡定自若;他知道自己的儿女子孙一定会牢记他的谆谆教诲,所以您放心而去没有留下任何嘱托……
  安息吧,岳父!传承良好的家风,4个孩子早已成家立业,在不同的岗位上为社会默默奉献,并且都已有了自己的孩子。孙女大学毕业后考入了山东航空公司,结婚后生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儿子;外甥本科毕业接着考取了研究生,现在博士毕业马上就要入职了;大孙子也进入了山航工作,而且找了一个同在山航工作的同学媳妇;小孙子在一汽就职,成为一名娴熟的技术工人。请您放心,每年我一定还会像您生前一样,带着您女儿、外甥,经常看望您老人家,也一定会一如既往地好好侍候和孝敬岳母大人。
  严教如山嘉勉子孙,慈恩浩荡福泽后代。岳父,您虽然走了,但是,您伟岸正直、襟怀坦荡,宽容大度、心地善良,开朗乐观、刚毅坚强,淡泊名利、高风亮节的美好品格,却像仰之弥高的泰山一样,永远耸立在我的心中! 
                     (陈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