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彩石溪
  也许是身边泰山的名气太大了,也许游过泰山的人并不会在意泰山西麓这样一个纯自然、生态的景点,也许是宣传的手段和力度不够,泰山彩石溪是一个没多大名气的景点,即使在节假日也没有著名旅游景区游人摩肩接踵的状况,总是一种不温不火的存在。
  端午节期间,感觉在家闲得无聊,就偶发了去泰安附近转一转的想法。因为已经有过不少爬泰山的经历,泰山是不能再去的了。听有人说过泰山彩石溪,去网上搜了搜,感觉还不错,遂决定前去一探究竟。
  车子进入景区道路的时候,并没有出现车辆拥堵的情况,及至来到景区门口,才看到停车场内虽然没有停满,但也已经停了不少车辆。仔细看看,几乎没有那种旅游大巴,基本都是自驾游的车辆。内心忍不住想,看来这个景区应该不怎么出色,要不怎么能会不火爆呢?但是既来之则安之,无论如何,还是眼见为实的是。
  50块钱一张的门票,电瓶车票30。仔细看了看导览图,发现一共长度在8公里左右,感觉还能走得下来,于是我们一家三口一直通过:步行前往。
  这个景区属于泰山西麓桃花峪景区,彩石溪属于桃花峪景区的一部分。景区行进的道路主要由上面的旅游车道路和下面顺着峡谷开发出来的旅游步道两部分组成。当然,随着车行道路走是可以省点时间和距离的,也可以远距离观看峡谷的景色,但是对我这样喜欢与大自然更加亲密接触的人来说,不走寻常路是我最常见的选择。在我的思想中,最自然也才是最美的,而只有走进、融入其中,才能发现最原始、最生态的风景。
  顺着蜿蜿蜒蜒的步道,进入峡谷之中,瞬间被一种景色所感染。宁静的潭水、潭边各种各样的石头、倒影在水中的青山、潭边由碎小鹅卵石铺成的小路,无不给人一种清丽的观感。因为不是雨季,只能看到谷底被溪水冲刷过的各种各样的石头,但是那种长年累月被溪水冲刷的痕迹却很明显地存在着,给人一种奇妙的想象:或小溪淙淙,在光滑的石头上轻轻滑过,柔柔地穿梭在河道乱石的隙缝之间,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或溪流湍急,奔腾而下,肆无忌惮地撞击着河道中的巨石,激荡出朵朵优美的浪花。在峡谷的石头上跳跃着前行,有时被一些好看的石头所吸引而驻足,也有时被眼前或远方的景致所吸引忍不住拿出手机记住那美好的景致。有一种儿时嬉戏的快乐在里面。也许返璞归真就是最大的快乐了。
  越往里走,感觉景致越来越美好。起始的时候,山谷中除了有一些积水的水潭之外,很少有溪流出现,偶尔发现流水,也都是从石头缝中挤出,却也形不成溪流。但是随着一点点地深入,谷中或者谷两边的树逐渐多了起来,水也逐渐多了起来。一潭一潭的形状不一,每一种都给人一种异样的惊喜。清清的溪流在大石上轻巧地滑过,清泉石上流是再贴切不过的诗句。溪流汇入水潭,水潭的水又顺着依地势而修建、凹凸不一的特色石坝顺流而下,形成一个又一个形状各异、大小不一的瀑布或者叠瀑,既像天女散花,又如飞珠溅玉。轻轻地掬起一捧水,捂到脸上,带着山间的清凉,感觉到别一样的清爽;把鞋子脱去,两个脚丫伸到清清浅浅的溪水中,刹那间,一股凉意从脚底一下子升腾到头顶,那滋味,咋一个惬意了得。
  不知不觉间好像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了。山回路转、溪流淙淙,清风扑面、清泉润心,再加上时而幽深、时而开阔的山间小道,让人似乎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尘俗,只想在这山间到处追逐,追逐不一样的风景、收获不一样的惊喜。
  走着走着,忽然间发现,山谷中的石头悄然发生着改变。下面的石头主要是那些被雨水冲刷过的白色的、或者白中透点红色的石英石为主,光光滑滑给人一种如绸如缎的感觉,但是现在谷中突然多了很多青色底色、但又有各种白色条纹镶嵌其中的石头。我顿悟了,这就是我们经常所说的泰山石。我原来曾经以为泰山脚下那些专门卖泰山石商铺中的泰山石,很多可能就是人为加工的。但现在看来,还真的是我错了。这些端庄秀丽、图案不一的泰山石,真的就是泰山独特韵味的一部分。它们虽躺在乱石嶙峋的山谷,但却掩饰不住特有的风采,或粗或细的纹理,无不显示出大自然的巧夺天工。快来看,这块石头好像一个北极熊啊。当我看到一块半人多高的石头上一个酷似北极熊的图案时,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叹。我知道这样的石头,如果运到市场上肯定价格不菲。但是,也令我很欣慰的是,这样的石头非人工可及,而且景区中为了保护泰山石,是严禁私自开采倒卖泰山石的,所以山中才有这样独特石头的存在。有的像龙,有的像马,还有的像各种花鸟虫鱼,有的似浩渺宇宙给人以无边的想象,有的则似飘飘欲仙的仕女给人一声声的惊叹。看着那些奇形怪状的泰山石,我的思绪似乎在不同纬度的时空中来回切换。那是一种自然的存在,更是一种艺术的存在。
  好一幅酣畅淋漓的泼墨山水!踏上彩石溪的一瞬间,我就被它所深深地震撼了。那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呢?我的词语一下子干巴起来,我觉得最美的语言都不足以描写所能看到的景象。整个山谷已经变成一个起伏荡漾的青色底盘、流畅的线条在青石上勾勒出一幅幅舒张自如的写意,飘飘若丝,圆润天成,极尽的张力鼓起一种悠然的想象,那是一种最具艺术天赋的画师也无法勾勒出的独特的图案,那是一种上天对人世间最美的赐予。走在那些石头上,我仿佛就是画家手中那一点点淡墨,好像就那样融入到山川,融入到这最美的永恒。从下往上看,这些色彩斑斓的带状彩石,宛如一幅彩色的瀑布挂在眼帘;从上往下看,又像一幅流动的泼墨画卷,更像一溪彩色的溪流,肆意地向前流淌,融入到周边的山峦和树林。氤氲的气色在山间缓缓洇漫,淡淡的流墨在山间缓缓散发,长长的飘带在山间慢慢飘舞,那是一个人一生不可多得的享受,更是一个人无法走出的最美的镜像。更有彩石铺底、溪流潺潺、波光潋滟,偶尔泰山独有的赤鳞鱼游来游去,清风拂过脸庞,那一刻,更有一种灵动在心头、韵律在心头。
  画入水中秀,水在画上流。也许这就是彩石溪。虽然它的美并不被更多的人所熟知,但却美得那样自由自在、洋洋洒洒;美得那样神鬼莫测、石破天惊。直到现在,我的头脑中都有着那样一幅无法抹去的画卷。我想,也许等到秋天雨水多的时候再去,它的美更会是另一种镜像吧。
  碧峰耸翠,流云涌潮,苍松傲挺,排闼送青,泉鸣浪涌,漫步于乱石铺阶的步游路,我的心时时刻刻都被自然所浸润着。一阵一阵的松涛声、泉水的叮咚声、不时传来的鸟鸣声,让我置身其中流连忘返。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当我躺在树林中一块石头上闭目而憩的时候,我的耳边是声声入心的天籁,我的心中则是一幅越来越悠远的画卷,把我和这最美丽的自然融为一体,成为最让人心仪的遥远。
                      (王庆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