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拂过的故乡
  我的故乡在东平湖的北岸,凤凰山脚下。那里群山环绕,山青水秀、美不胜收。有清新的空气,原始的村庄和善良的乡亲。我在故乡长大,在那里度过了童年、少年和青年。熟悉那里的山、水、人、事,一草一木,每一片土地、每一棵芦苇、每一朵浪花以及每天升起的朝阳和炊烟。
  童年时代的故乡(20世纪60年代)是一幅清醇美丽的图画。那时东平湖是满满的一湖碧绿,春天水草青青,夏天荷花娇艳,秋天菱角白花朵朵,冬天芦花如白雪飘洒,湖里面满是鱼、虾、蟹。岸柳一片翠绿,掩藏着村舍。夏天的夜晚大人和孩子们都在湖里戏水玩耍,用湖水洗去一天的疲乏,尽情享受着湖水的清凉和惬意,然后朝着炊烟四起的村庄走去,池塘里的青蛙和翠柳上的蝉们扯开嗓子叫个不停。伴着蛙声和蝉声,故乡走进漫天星光的月夜。故乡在月夜的笼罩下动人而美丽。村里的人都在各自家门口的树下纳凉。
  村庄盛满了孩子们的快乐。小孩子们在玩捉迷藏,少女们之间有了心事,憋在心里说不出来,于是约上最要好的伙伴,漫步在田间,彼此敞开心扉,互诉衷肠,很自然地避开了父母的耳朵和人群;男人们总会叼着烟袋聚在一起,谈论张家自留地的谷子如何好,李家自留地玉米如何高;女人们却在家里,急急忙忙地演奏锅碗瓢盆交响乐。
  村庄一年四季都有自己的颜色。春天来了,点点绿色和桃花装点着村庄;夏天来了,各种庄稼的花慢慢从亮丽变得深沉而厚重。庄稼的花此时像个懂事的孩子,它们似乎明了庄稼人的心理,果实比花的美丽更重要;到了秋天,成熟的庄稼露出了它最真实的颜色。它们把大地染成了金黄色,将庄稼和大地融为一体。等到了冬天,大地把泥土的颜色呈现出来,呈给天空,呈给村庄,呈给村庄里一茬又一茬的人们。
  除了庄稼和泥土,还有山川、湖水、天空……
  这就是我心中念念的童年故乡。那时,日子虽然清贫,物质匮乏,买布要布票,吃肉要肉票,一年难得穿上一件新衣服,一年难得吃上一顿肉,小孩子们娱乐活动只有推铁环、打陀螺、打纸牌和弹玻璃球,但人们的心情是舒畅的,人与人之间是真诚的,邻里和睦、相互谦让。一家有难千家帮。
  青年时代(20世纪70年代)的故乡是一幅狂热而又豪迈壮丽的图画。20世纪70年代,全国农村广泛开展了农业学大寨运动。以“改土治水,建设旱涝保收,高产稳产田”为中心,实行山、水、田、林、路全面规划,旱、涝、风、沙、碱综合治理的会战方法。由县统一规划、统一标准、统一政策、统一行动、统一指挥,各公社打破管理区和大队的界限,分头施工。当时,我县是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县。大羊、接山、宿城3个公社联合起来实施“围山建设‘大寨田’工程”,提法是:“五十华里分三段,六十华里一条线,七十华里围山转”。水河公社实施引湖水上山,红旗岭工程。无数民工背井离乡,日夜奋战在农业学大寨工地上。工地上,红旗招展、人声鼎沸,肩挑车拉、梯田平展,一层一层盘旋。架在山间的渡槽如长虹连接起远山。
  1975年,我高中毕业后也参加了这一伟大的运动,幸运的是,由于我能写一点小文章并且字也写的可以,被抽调到水河公社九女泉管区农业学大寨指挥部负责宣传工作,一是避开了繁重的体力劳动,二是得到了当时管理区书记黄宪杰和各位主任的关心和支持,他们不仅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更是激励起了我学习的热情,为1978年参加高考奠定了基础,可以说,如果没有当初他们的关心,我就没有今天的进步和成长。
  这就是我心中念念不忘的青年故乡。那时候,乡亲们虽然经常填不饱肚子,(乡亲们填不饱肚子,是“统购统销”带来的。统购统销就是在作物成熟之前就先进行估产,干部为买好,故意将产量往高里说,说少了,挨上级的批评。上级鼓励虚报产量,统购统销的指标也就按照那个虚报的估产数字下达。很多村庄,在完成上级交办的征购任务后,就没有多少老百姓的口粮了……这种粮食购销政策极大地伤害了农民种田的积极性;粮食还没收,就指望不上了;粮食下来,自己还没尝新,还要打着红旗、喊着口号踊跃交“爱国粮”。)但人们的精神是向上的,只要上级领导一声令下,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一心为集体,定教日月换新天。那时的故乡是一种狂热而又壮丽的美。  
  壮年和暮年时代(20世纪80年代至今)的故乡是一幅色彩多变的油彩画。
  1978年通过高考,我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故乡,成为一个吃皇粮的人,不再为吃不饱肚子发愁,虽然曾发誓再也不回这个贫穷的地方,但“百事孝为先”,因父母在故乡,所以每年都回故乡一两次。每回一次就感到家乡在不断地变化、不断地进步,贫穷在逐渐消失,富余在不断增长。首先感觉到得是路的变化,原来窄窄的黄沙路变成了宽广的柏油路,路旁有了站牌和公交车,人们出门再也不用开“11”号汽车了;其次是感到住的变化,原来低矮的土房变成了楼房和别墅;再次是感到吃的变化,白面馒头成了乡亲们的家常便饭,山珍海味也摆上了庄稼人的饭桌;第四是感到环境的变化,一幅幅图画呈现在东平大地上:稻屯洼湿地荷花翠,一行行白鹭云中飞;贯中大道绿成荫,蝉鸣鸟唱百花艳;千年宋城换新装,四面荷花三面柳,渔歌唱晚赛苏杭。
  徜徉在干干净净的街头,行走在随处可见的公园和绿荫长廊,呼吸着东平湖边带着水草味的空气,看着一眼望不尽的绿水青山,我不由地发出一声感叹:故乡东平,真美!
  愿故乡既美丽又健康,愿故乡的父老乡亲既物质富有,更要精神富有。愿古朴的东平民风永存。          (袁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