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摄影 潇洒人生
  爱因斯坦有句名言:“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明朝张岱说过:“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若问原县工商局消费者协会主任王厚选的爱好和癖好是什么,熟悉他的人都会异口同声地说:“痴迷摄影,如痴如醉。”是的,在他的人生经历中,伴随着他工作与生活的是一条充实而又灿烂的摄影艺术之路。从事摄影工作30年来,他把全部的心血和汗水付诸于自己热衷的事业,踏遍家乡的山山水水,用镜头记录着家乡的发展与变化,先后在《大众日报》《中国财经报》《泰安日报》等报刊发表新闻图片600多件(幅),有50件摄影作品在县级以上获奖,有3幅作品上了杂志封面。其中,他的摄影作品《水乡》,荣获2000年全省青年书画摄影巡展一等奖;并先后出版了个人摄影画册《光彩之星》《魅力东平》《东原之子》等个人摄影专辑,连续11年受到县委宣传部表彰,4次被评为全县优秀文化工作者。现任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市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县艺术摄影学会主席。
  自1977年参加工作以来,他一直在县工商局工作。秉直的个性,憨厚的品质,加上吃苦的精神,事业的执着,赢得单位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也助推了他由一名科室职员到消费者协会办公室主任位置的攀升。特殊的工作岗位,让他过多地与摄影接触,在潜移默化中爱上了摄影艺术。随着起初对摄影的懵懵懂懂,到对摄影的无限热爱;由热爱到专业,直到后来的痴迷,走过了一段艰辛并快乐的嬗变过程。从此,他与摄影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一发而不可收,摄影成为他生命中的重要部分。
  王厚选说过:“摄影的焦点要永远定在第一线,腿功上出作品,用心上出佳作,万分之一秒上见功底,‘玩命’上见精神。”的确,让摄影艺术折射一类艺术,特别凸显其艺术家面部特质和瞬间表情的人物特写,并非一按快门“咔嚓”一声即可简单了事,而是需要摄影师在构图设计、角度选择、色彩虚实等技艺层面上下功夫,所展现的是摄影师深厚的艺术功底和专业自信。为了练就摄影基本功底,他把家里平时积攒的3万元积蓄,全部购置了摄影设备。从此,在他的工作行程中,没有了星期天,少了节假日,找不到空暇,更少了陪伴妻子和孩子的时间。而多了他背着相机走向野外的身影,多了些加班加点的时间,他把精力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热衷的摄影事业。拜师求艺、研讨理论、实地采拍,成为他生活的全部。有一次,家中的孩子定亲,女孩家的父母及近亲来吃定亲饭。按道理这可是人生大事,耽误不得。偏偏这时传来一个新闻线索,沙河站镇有一个古墓出土。为了抢拍这个镜头,他二话没说,告辞陪客亲家,火速赶往目的地。等他忙完回来,客人已无影无踪了。难怪妻子埋怨他:“孩子定亲大事他都敢耽误,疯了,他真像一个疯子……”然而,为了自己热衷的摄影事业,他只能舍弃一种对亲情的爱!
  王厚选说过:“摄影可以帮你‘说话’。你想抒发的感情、传达的思想,都可以通过照片来表达。”为了捕捉生活中的美,他不辞劳苦行走在偏僻的乡村,奔波在无际的田野,攀登在高山峻岭,甚至自费到各地去追寻美、发现美、创作美、传递美,几乎踏遍了东平的山山水水,力求在鲜活的自然空间内挖掘美的内涵、捕捉美的瞬间,将其定格为永恒。往往为了一个镜头,他要经过长时间的守候,多角度的调整,无数次姿势的变换,最后才按下快门。有一次冬日雪后,他要拍摄东平湖雪后的日出。为了拍出最佳效果,他凌晨4点就起床,踏着积雪,冒着路滑的危险,驱车赶往离家50公里外的东平湖,蹲在雪地,守候近3个小时,尽管全身变成雪人,满脸冻得紫红,左脚因路滑扭伤,可拍出的《雪映东平湖》照片,因朝阳彩红与白雪相间的格调搭配,图片可谓清新自如、如梦如幻,堪称他的得意之作。这幅照片在后来的摄影参展中多次获奖。
  他成功了,被人们称为摄影行业的行家。在一系列光环的背后,其过程的艰辛不言而喻。但他在摄影的道路上,从不敢懈怠,更不敢沾沾自喜,而是始终如一地坚守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孜孜不倦、默默耕耘、砥砺前行。30余年来,他一如既往地坚守摄影,默默耕耘。他说过,摄影是一门艺术,更要为一方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好务。东平洪顶山摩崖刻经原拓展,于2015年被列为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在全国巡展中,他毛遂自荐,积极请缨,自费跟随活动队伍,先后奔赴到扬州、南京实地摄影采访,及时为当地有关媒体提供相关摄影素材,并积累了大量的展出成果和实景资料图片,为宣传东平、展示东平厚重的文化底蕴发挥了积极作用。同时,他积极主动参与我县的重大活动,多年来,无怨无悔、任劳任怨,不取分文报酬。2016年以来,在全县开展的创卫活动中,他积极参与,携带摄影器材,昼夜奔波在县城各大街巷,寒来暑往、执着坚守,为创建国家卫生城提供了大量纪实摄影图片资料,并参与主编了《天地浩歌》大型纪念画册,受到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的表扬。
  人们常说,成功的花,只会羡慕她现实的明艳,而当初她的芽儿却浸透了为之奋斗的泪泉。这话不假,没有饱受寒冬酷暑的考验,就没有花儿沁人心脾的馨香。接山镇朝阳庄村,三面环山、沟壑纵横、山陡石秀、林木葱茏,原始古朴的石砌民居成为他摄影的优选地。每年,他都根据四季景致变幻,驱车前往,从不同时间、不同视角,抢拍下小山村春天的日落日出,夏日的山涧小溪,秋日的满山红叶,冬日的白雪皑皑。多姿多彩的照片,为该村留下了珍贵的资料。由他出版的摄影集《老家朝阳庄》,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和各级领导的广泛关注。2016年5月,朝阳庄被国家公布为传统村落。2018年,该村又被省自然资源厅列为山东省森林村居。朝阳庄的变迁,浸透着他的心血和汗水。
  俗话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多少次的跌倒爬起,多少次的失败与痛苦,多少次的成功与喜悦,多少个盛夏酷暑的砺练,使他的摄影作品逐步走向成熟,直至作品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透过他的摄影作品,仿佛有一股浓浓的、暖暖的春意溢出,静谧、雅致、温情。他拍出的每幅图片,构图巧妙、画面放逸、灵动舒展。他时常说:“拍摄山水花鸟,不仅是对客观景象的再现,更重要的是通过拍摄花鸟山水等客观物象来抒发自己的情感,表达意念。”据统计,从事摄影以来,在他拍出的上万张图片中,有260多幅作品被《东平县志》《东平年鉴》等书收入,以及上级新闻报刊采用。其中,他在本县和外地市还成功举办了4次个人摄影展,赢得了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如今,岁月将他的鬓角添上了白发,皱纹爬满了面颊,而他的摄影艺术却随着时光的流逝,愈加精湛厚重起来。有人问他今后的路,他说:“只要走得动、爬得起,那么,自己摄影的‘行头’绝对不会放下。”“方寸之间挥洒心情,悠然自得人亦自醉”。这,就是王厚选的真实写照。
   (李广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