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照,留下家的记忆
  前两天回家,母亲对我说:“给咱的家照几张相吧!过一段时间房子就要拆,我们再也看不到了……”
  听了母亲的话,我思忖起来:难怪老人家会有这样的想法啊!在她的一生中,这将是我们第四次搬家了。
  第一次是在我很小的时候,那时叫分家。爷爷在“山上”给我们借了两间瓦房,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家统一安置库区移民时建的,被当地人称为“山上”,其实并不是在山上,而是离当地“火焰山”近一点。那时候,我们所有的家当连一张床都没有,一辆地排车就拉完了。
  在“山上”住了4年的光景,父亲下湖逮鱼,挣了点钱,他就想着自己要买房子了。他说:“别人的房子,虽然不给要房租,但毕竟不是咱自己的,住得不踏实。”
  不久,我们就花680元钱在原来老家的后面买了房子,终于有了自己的家。那里一共三间的地方,虽说有盖好的两间,但是已经年久失修:墙皮脱落,房顶漏雨。记得有一天晚上下大雨,屋里漏得很厉害,为了能继续睡觉,我和妹妹就像打游击一样,不断地更换着地点,最后找遍了屋子的所有地方,好不容易熬到了天明,雨也停止了。可是,那场大雨却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不久,父亲又借钱买白石灰和麻捻等材料,找人把两间房子给“槌”上了。后来,随着我们的长大,两间房子不方便居住了,父亲又把另外一间盖了起来。新房比原来两间高出了半米,墙体是红色“木鱼石”,窗户上安装的是时兴的花玻璃。
  接下来,我要上学了,晚上写作业,用油灯不方便,父亲就找电工,给家里安上了电灯。随后,我们家又花78元钱买了台收音机,它就成了当时家里的“大物件”。
  这个家,成了我童年时的乐园。在我的脑海里,印象特别深刻,家就是一张图画:院子里靠西边有一棵大枣树,每年枣子成熟的时候,我都要爬上去摘,因为它的枝干结实,我能爬到很高的地方,把又红又大的枣子摘下来,然后又十分骄傲地扔给在下面等着的妹妹和弟弟。我们家的枣树,结的是团枣:紫红紫红的,不脆,却很甜。有时我被树叶上面的褐边绿刺蛾给蜇(俗称“八甲子”),身上就会起一大片红红的疙瘩,刺痒疼痛,我却不在乎,过一会就没事了。在院子的南边,有一棵大黑槐树,笔直的躯干,“条干”很好,上面的树杈又多,我经常爬上去,坐在上面逮知了、摘槐米。
  在那里,我上完了小学和初中,又考上了高中。在高一的第一个学期,我们又搬家了,这是第三次。父亲和母亲商量,因为我和弟弟两个男孩,将来三间肯定住不开,于是又在老家的前边买了房子。当时花了6900元,一共五间,其中四间是现成的,院子挺大,这样一家人居住宽敞多了。
  1990年,父亲和几个叔叔一块贩树,每个人挣了一万多元,当时的一万元还是相当成钱的,买房子欠的账就都还上了。另外,还买了一台18吋青岛牌彩色电视机。在那时,彩电才刚刚出现,乡下很稀罕,每晚我家的堂屋里都会坐满看电视的人。在这个家里,我上完了高中,考上了大学,后来参加了工作。我结婚时,婚房就安排在最西边的那间屋子里。
  由于原先的房子矮,没有起地基,夏天潮湿。2000年,父母又对老房子进行了改建,盖成了四大间的“锁皮房”,客厅、卧室都有了独立设计。在院子的东南角,父亲又打了一眼压水井。近几年,老家又通上了自来水,可以放心喝水了。随着“村村通”“户户通”工程的实施,家门外的小路都成了水泥路面,一直延伸到大街上。就这样老家的水、电、路、电视和宽带信号就都畅通了,非常方便,我们的家庭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近几年,老湖镇响应上级号召,实施“东平湖移民避险工程”,计划将43个村庄搬到楼上集体安置,我们村就在其中。习惯了住平房的老人,对于搬迁住楼是有情绪的:在他们看来,刚刚盖好不久的房子拆了,是严重的经济损失,太可惜;另外,上了楼,生活起居都觉得不方便。
  我知道父母的想法后,就对他们说,我们这一片是“河西”8个村混居的地方,各家盖的房子很不规范,没有统一布局,路特别狭窄,之前拉地排车还勉强可以,而现如今已经发展到小汽车时代,开都开不进去,更别说停放了。我每次回家,车都要停在大街上,有时还挡了人家的门,觉得很不好意思。再说,上了楼,最起码比平房要规整干净,配套设施也完善。更何况,政府还给每人2.5万元的补贴,这样的好机会,我们可不能错过了。
  对于搬迁,老人还是能够理解的。虽然他们心里不大乐意,但是,最终还是决定再进行第四次搬家,进社区、住楼房。
  俗语说:“一搬三分穷”,却不尽然。纵观我家的这几次搬迁,每一回,生活都比上次的好了许多。以前“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梦想,现在已经走进寻常百姓的生活。不久的将来,老湖镇绝大多数村庄都要告别原来的老旧平房,开始新的社区生活。
  这些年,我县的经济社会健康、高速发展,成绩斐然。老湖镇的社区建设,仅仅是我县城镇化进程中一个小小的缩影。州城街道的湖韵苑社区、银山镇的耿山口社区、接山镇的朝阳庄社区、东平街道的史楼社区、百户庄社区等都已搬迁入住,生活档次有了很大提升。另外,还有不少乡镇的社区建设也正如火如荼进行中……
  70年的风雨征程,70年的奋斗拼搏,70年的累累硕果,70年中国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住楼房、进社区,是农村经济发展的需要,更是社会进步的体现,让我们把老家都当成永远的回忆,把新家作为安居的乐园,在党和国家的英明领导下,振奋精神,励志前行,共赴小康吧!        (韩清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