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中阻梗” 保障排畅通——东平黄河河务局出湖河道清障工作纪实

    通讯员 李骐

  “报告指挥中心,陈山口、清河门闸下出湖河道全长5.5公里,河宽约180~300米。多年来,黄河洪水顶托和主河槽内常年生长的30多万平方米的芦苇等阻水植物,一直是影响东平湖北排不畅的制约因素。今年我局及早行动……”
  这是6月23日发生在山东黄河防御超标洪水演习中东平分中心的一个场景,端坐在摄像镜头前掷地有声的汇报者,正是东平黄河河务局局长牛永生。今年汛前,针对东平湖北排不畅的隐患问题,该局及早谋划方案,迅速采取行动,用一曲敢为人先的奋进之歌,将责任担当书写在庚子之夏的幸福之河。

山雨欲来风满楼

  该局所辖陈山口、清河门泄洪闸下,有两条自南向北的出湖河道,按“人”字形结构曲折前行至鸡心滩处交汇成一条主河道,而后行至庞口防倒灌闸并与黄河相连,全长5.5公里。
  多年来,如何有效破除河道“中阻梗”,保障东平湖北排畅通一直是该局思考的重要防汛课题。
  “去年汛前,我们组织施工队伍,投入大型机械设备,及时清除掉淤堵在庞口闸下的高滩阻梗,啃下第一块硬骨头。”该局总工刘树军翻看着档案资料向笔者解释道,“而后积极协调有关部门租赁大型河道清障船一艘,顺利完成河道清障任务,为成功防御第九号台风‘利奇马’奠定了基础。”
  然而,东平黄河人却没有躺在功劳簿上居功自傲,居危思危、未雨绸缪早已成为每一个防汛工作者刻骨铭心的工作原则。
  “今年以来,水利部、黄委等各级部门高度重视水旱灾害防御工作,明确提出要全面落实‘双超’标准要求,从最不利的角度着手各项防汛备汛举措。”局务会议上,牛永生的话语没有丝毫犹豫,“因此,关于出湖河道清障工作,我有八个字的建议……”
  大家屏息凝神,只见摊开的记录本上赫然写道:不惜代价,全力以赴!
  “今年经济形势严峻,有关方面的资金恐怕……”
  “如果效仿去年的做法固然可行,但租赁设备毕竟也不是长久之计……”
  “汶河流域是否会来大水目前为止难以预测啊……”
  私语声起伏数阵,片刻恢复了安静。
  牛永生看透了大家的心思,他语重心长地说道:“同志们,黄河防汛大战在即,后方阵地绝不容有失。要做到水旱灾害防御超常规工作,提前做好东平湖开闸泄洪准备,就要引进属于我们自己的河道清障船只,全力打通黄汶水系‘生命线’。大家要勒紧腰带过日子,同心同德、共克时艰!”
  就这样,一场肩负光荣使命的紧张行动拉开了序幕。

千淘万漉虽辛苦

  按照事先制定的行动方案,该局派出两队人马,分别前往相关厂家进行船只采购的市场调查。
  第一队人马的消息很快在江苏传来,但厂家给出的价格却远超接受范围。
  “再探!”牛永生紧盯着桌前的日历,他需要在5月中旬前完成清障船只采购,如此一来才能按计划于汛前投入使用并完成任务。
  此时,第二队人马已经在山东省青州市落脚。该局财务科科长高永利、抢险队队长王勇、出湖闸管理所所长郭东纪一行通过网络查询、走访调研等多种方式,从数家厂商中锁定了三家市场口碑好、商业信誉高、具备相关资质的造船厂。
  带着大量船只建造的参数信息和初步商定的交易价格,第二队人马立即赶回东平,同该局主要领导及相关技术人员进行系统分析研究,全方位考虑船体、割台、发动机和液压系统等各方面的优势性能,在征得上级有关部门同意后,最终确定采购青州市东方环保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生产的全自动水生植物清洁船。
  时间来到5月8日下午5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在王勇的办公室响起,电话那头的牛永生只说了六个字:“兵贵神速,出发!”
  雨夜,王勇和高永利再次奔向了青州。
  “为将价格压到最低,我们和厂家进行了4个多小时的谈判。”高永利回忆着当时的场景,“合同签订前的每一步,都是小心谨慎、如履薄冰。”
  5月9日,合同顺利签订。第二天,为出湖河道清障工作量身打造的“巨型战舰”开始进行第一轮组装。
  很快,又一位来自东平的“客人”站在了船只建造的生产线旁。他叫解西光,本次采购行动的“督造钦差”。
  关键部位的焊接情况、长宽高等参数的实际测量、发动机设备的运行功率核算……解西光的任务难度不亚于旁人,他每日坚守生产一线,通过手机视频按时向后方汇报建造进度,督促厂商尽快完成生产任务,确保清障船按期交付并投入使用。
  5月31日,全自动水生植物清洁船“大功告成”。经过两次试水实验后,各方面性能检测一切正常。该局立刻协调有关单位派出拖盘车一辆,星夜兼程将这个“庞口大物”火速派往东平湖出湖河道清障现场。
不破楼兰终不还

  6月1日,清河门闸下打响了出湖河道清障工作的第一枪。
  该局副局长侯庆伟常驻清障一线,笔者第一次在作业现场见到他时,他正站在船头指挥船只的前进方向。
  “由于河底高低不平,清障船在行至浅水区时其割刀极易触碰到河底砂石,造成器械损失。因此需要民用船只事先在探测地点插入标记,从而合理规划出清障船的前进轨迹。”侯庆伟附身望向船前水面,“此外,水面漂浮物也是清障工作的‘烫手山芋’,对于直径达到5至10公分的树枝干叶,必须采用人工或水上挖掘机的方式进行清除,以确保我们的船只及人员安全。”
  “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出湖河道的西导流堤,也是东平县政府投资1000余万元修建的防汛撤退道路。”正在计量芦苇清除面积的王勇向笔者说道,“沿导流堤北上,我们的施工技术人员可以全程查看芦苇清除进度,作业船只也可根据实际情况随地停船靠岸,在方便车辆及人员交通往来的同时,也显著提高了我们的河道清障效率。”
  由于清障船长期处于昼夜奋战状态,其发动机油需要频繁更换。该局职工孙国强在每次为发动机更换机油完毕后总是大汗淋漓:“正值夏日炎炎,加之机器运转,船舱内温度在白天长时间保持在40摄氏度左右,一次设备检查维护不亚于蒸一次桑拿啊……”
  “清障工作并不是‘一刀切’,同样也要兼顾着出湖河道的生态效益。”牛永生说出了自己的一份考虑,“为此,我们在河道两侧有针对性地预留出水生植物的繁衍生长区域,在不影响过道过流能力的前提下,为这里世代生活的动植物保留下基本的生存空间。”
  红旗招展,舆论聚焦。在清障工作发起“总攻”期间,黄委主任岳中明,副主任牛玉国,山东河务局局长李群,市委书记崔洪刚、市委副书记、县委书记曲锋,东平湖管理局局长王汉新,县委副书记、县长刘玉等诸多黄河系统和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先后莅临现场指导工作。正是靠着果断迅速的指挥、高效有序的运转和坚决有力的执行,该局最终克服重重阻力,于6月27日8时全部完成主河槽30.22万平方米阻水植物的清理任务,而后继续开工、连续作战,截至7月1日8时,前后历时30天,累计清除面积36万平方米。
  “生命线”于汛前实现完全贯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