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甥圆我军营梦
  童年是个充满梦想的时代,我小时候也怀有梦想。那年头生产队隔三差五都会放电影,影片绝大多数是像《南征北战》《闪闪红星》《上甘岭》之类的战争片,潘冬子和王成为革命不怕流血牺牲的英雄事迹,在我幼小的心灵上,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我读小学时,有年大姐经人介绍相亲,对象是当海军的。第一次见到准姐夫上门,我便深深地被他迷住了:长相俊朗的他,上身着蓝白相间的海军衫,下身穿海军蓝裤子。衣着挺拔,举手投足,威武有形,英气逼人。从此,他那个军人形象,一直藏在我的心里,让人好生崇拜,也让我萌生了长大当兵的梦想。
  高考落榜那年冬天,我跟队里几个劳力到十多里外的太白湖挑河堤。下午天快黑的时候,邻村一同落榜的同学映旗过来说,县武装部来征兵了,我们去参军吧,还说明天是报名最后一天。我一听,脑海顿时全是军人的形象,当即赶忙跟带队的四哥告了假,把锹往工棚一撂,穿上棉衣就随映旗同学往回赶。夜里,我还做了个穿军装的美梦。
  第二天一早,我们到大队找民兵连长报名。映旗报名后,轮到我时,连长看了我一眼说:“不说你有点矮,就凭近视这一条你也通不过。”三言二语就把我撵了出来。后来映旗当上兵,穿着没帽徽和领章的军装来我家串门,我羡慕得不得了。没人的时候,我总想试穿他的军装,可惜他不肯。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正当我以为此生已与军人无缘时,2000年,大姐的儿子考上了驻在海南的海军。父子两代接力参军保卫祖国,一下子又激发了我的军人情结,外甥入伍后的第五年回家探亲,还给我带了一件真正的海军衫。虽然那件海军衫是中号的,但小个子的我穿上还是有些大。不过穿在身上,对着镜子,练站军姿,练习敬礼,练习军人的步伐……一下子感受到了军人的威严,心里充满了快乐和自豪。海军衫穿了几次后,细心的妻子怕我把它损坏了,洗净后珍藏进了箱子里。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如今外甥已在南海扎根,当年的帅小伙,如今成了黑汉子。值得庆贺的是,外甥现在已成长为一名中校军官。小有遗憾的是,这些年来,我打工在外,他守疆有责,我们舅甥鲜有见面的机会。去年五月去海南旅游,我试着和外甥打电话,想去他军营看看,外甥回说需请示上级再作决定。我当时以为没戏,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外甥为我网约了车。到了军营门口,经过严格检查后,我有幸走进了外甥所在的军营。威严的岗哨,整洁的营院,庄重的办公楼,两人成行三人成列的军人队列,缓慢行驶的车辆,都令我感到新奇。看到训练场上战士们在亚热带毒辣的阳光下练射击、格斗、匍匐、攀越、越野,望着年轻战士黑红的脸庞,我一个男人,心里也顿时升起一种怜惜与柔情。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和平年代子弟兵也要流血流汗的原因,那是因为作为军人,保家卫国是他们的使命,和平年代也必须时刻准备着。
  八一建军节临近,我从箱子里找出外甥当年送我的海军衫,凝视并抚摸,激动不已。生在一个伟大的时代,感恩党和军人,是他们为我们营造了一个安宁的生活环境;感谢外甥,在我年过半百的时候,帮我圆了渴望多年走进军营的梦想。
                 (蒋绍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