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秋是一幅画
  夏天的卷轴在浅秋清晨的风里,慢慢褪去了燥热的衣衫,用田野里、融草上露水的晶莹慢慢殷开一幅秋的水墨画,远黛、近翠、笼雾、薄云,意蕴悠远间层层空茫的意象渐次舒展,间或有断续的蝉鸣从树梢间传来,为这秋念一段生命的独白。
  一直以为,古诗用得是字,却描得是画,每一首诗都如一幅画,或缠绵朦胧、或热烈奔放、或清丽脱俗、或艳压群芳,虽然各有不同却都轰轰烈烈。在众多的古诗中,我极喜欢陆游的《初秋》、初夜月犹淡,入秋风已清。萤孤无远照,蝉断有遗声。命薄惭勋业,才疏负圣明。青鞋若耶路,亦足慰平生。诗里的心境似中年历经沧桑后复又平淡的潮落,又似满载收获富足后积蓄能量的爆发,更像是巅峰过后休养生息的前奏,一句“亦足慰平生”为这幅陆游的生平画卷既点了睛又着了色。那些放荡的年少时光,那些不断跋涉的曾经岁月,那些不能言说的遗憾往事,都在这幅画里找到了安放的去处,于秋色中、蝉鸣间着墨极重又了无痕迹。
  一年四季,到了浅秋或许也是如此!经过了春的饱满、夏的怒放,此时,满山的香艳在眼前铺就开来,火红的枣儿站在树枝,如一颗颗宝石玛瑙,在碧绿盈翠的树叶间闪着丰饶的光;绯红了腮边的苹果像画了淡妆的少女压弯了枝梢,从果园里跨过围栏,和路过的每一个行人打着招呼,当然还有那些早已被盛夏采摘过,只剩下枯枝残叶的桃树,立在对面萎靡着,每一阵风吹过桃园里沙沙作响的声音,仿佛在回忆,刚刚过去的热闹与辉煌,又像似在感叹从一朵花到一颗果所经过的日日夜夜与风霜雨露。
  它旁边的那一池荷,在八月早秋的风里摇曳生姿,满池溢香,若是刚下过雨,还会有轻巧的蜻蜓在花间穿行,沉甸甸地莲蓬也会左摇右晃像刚刚睡醒,懵懵懂懂地顽童,一会轻撞含苞的花蕾,一会从莲叶边滑过,引出一片动荡,漾出几朵涟漪,此时荷香会远远地跟着风飘去,久久不散。
  浅秋的乡间无疑是适合画画的,无论是油画还是线描,无论是速写还是水彩都是极美的,色彩斑斓味道甜美、动静兼具,如果把农家院里的缕缕炊烟和着北方瓜果醉人的滋味一起入画,那将别有一番不同。
  人生的秋如画,四季的秋也如画,古诗中的秋和乡间的秋是如此不同又如此相同,人生的真谛或许也是如此,起伏间盛有盛的喜欢,淡有淡的颜色,收获是简单的幸福,失意也是生命的馈赠,唯有不懈努力过后,才能绘就一幅了无遗憾不负此生的画卷。
                  (赵锦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