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母亲节”
  “母亲节”是货真价实的舶来品。
  当年中国实施改革开放,国门大开,“母亲节”也随着那些七七八八前前后后地一块进来了。或许一开始咱普通老百姓也没有多大兴趣去探究该节背后所蕴含的什么历史背景、文化符号等那一套东西,但仅从其字面上理解,它也确实契合了我们中国人所崇尚的“父爱如山,母爱似海”“母仪天下”等自古以来根深蒂固孝亲敬老的传统习俗,一来二去,“母亲节”就在国内悄无声息地流行起来。时至今日,这个纯正西洋血统的节日已经被咱中国人过成了连它“娘家人”都望尘莫及的样子。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恐怕这也是风景之一。
  从2011年起,我也开始给母亲过“母亲节”,而且是作为母亲的寿诞日来过的。
  中国人是有着给自己的父母辈祝寿的传统习俗的,这是一次后人们展示孝心、崇敬长辈、颇具仪式感的家庭盛事,从来都马虎不得。
  1982年,在父亲60岁的时候,我开始给老人家祝寿。过了几年母亲也60岁了。按正常节奏,应该为两位老人分别祝寿。当年母亲体察我们做儿女的工作忙,怕我们分心耽误工作,就对我说:光给你爸爸过生日吧,别给我过啦,我的以后再说去吧。母命毋违,以后的多少年就那样过来了。
  2009年,父亲驾鹤西去。服孝期满,给母亲祝寿之事就提上了议程。那时“母亲节”已经大流行了。母亲的生辰吉日要祝寿,“母亲节”也颇具象征意义,怎么办?有点挠头。这时老伴发话了:你们都别犯愁了,干脆,我们就把“母亲节”作为母亲的生日来过不就结了吗?反正就是一年一次,全家人高兴就行呗!把这意思给母亲一说,老母亲也是举双手赞同。如此,这事就定下来了。
  2015年之前,母亲一直随妹妹生活,每到“母亲节”,我就要到母亲跟前,给她老人家说:今天“母亲节”了,又到了给您老人家祝寿的日子了。然后把老人及我们兄弟姊妹几家所有的大大小小一起拉到预订的酒店房间,让老母亲舒舒服服地坐在老寿星的位置,其他人以辈分、年龄依次群星拱月般地就坐,然后就是合影、许愿、切生日蛋糕、送上祝福的话语。完成这些颇具仪式感的程序后,就进入了放松心情的时间,一大家子四世同堂,说说笑笑、推杯换盏,其情也融融,其乐也陶陶,母亲也是左看看、右瞧瞧,家长里短说个不停,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2015年5月10号“母亲节”之后,母亲就跟随我生活了。时至今日,整整7年。7年来,母亲在我这里迎来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母亲1946年参加山东解放军);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母亲1950年11月初赴朝参战);领授了“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母亲1949年在上海入党)。平易近人的母亲一直是我的自豪和骄傲。过去的2500多个日日夜夜,在我们的精心伺奉下,老母亲生活平序心情和顺,日常起居能够自理,身体状况也比较稳定。风和日丽之时,经常楼下走走,和邻居们聊聊天,权当是一次锻炼身体。
  春风十里,不如身边有您。母亲在,家就在。今年是母亲的九十大寿,我们祝愿已是耄耋之年的母亲健康长寿,相伴长远。
  今年的“母亲节”过去了。我们期待着明年。
  其实西方的东西未必都是糟粕。只要别忘了咱是中国人,守得住咱的传统文化就行。“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包容和融合是咱中华文明的独有特色。曾记否,上个世纪被誉为近代“新文化旗手”的鲁迅先生不是也曾经针对中国积贫积弱的现状,倡导过兼收并蓄、讲求批判与借鉴并重的“拿来主义”吗。但愿“母亲节”也属于此列吧。                (周长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