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平信息港公益

公积金查询社保查询违章查询

热点新闻

引导国民精神前途的灯火

来源:今日东平报 时间:2020-7-24 第2489期 第4版:特刊

  庚子年4月18日上午,收到诗人马启代先生寄来的新书《诗证2019》。微信说:“弟多批评!东平目前就你这一本。”我回信说,“我一定珍惜!一定认真拜读!”当天下午快速浏览了一遍,心灵受到洗礼。4月26日星期天,我再次捧读《诗证2019》后,写下了下面几段文字,是我的真实感受。
  《诗证2019》共收新诗89首,每一首我都逐字逐句认真阅读,首首都是精品。2019年1月有诗28首,可惜4月一首也没有,不知是诗人没有写,还是没有收录进来。12月诗歌仅一首,《送别开晋先生》:“您走得太快,我都来不及悲伤,泪流回心里结冰,诗写到半句骨折。”读到此处,我的眼泪也快要流出来了!“诗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也。”我想,诗人肯定写了不少,但只选了这一首。写送别,写友情,写悼亡的,还有《送简明兄》和《悼诗友李林山》:“唯有两行泪仍在秋风里热着,一行因忧时愤世,一行叹人生苦短。”“我所在的东土正下着秋雨,滴滴答答直到天明,梦里梦外,都是萧萧宋词的凄凉。”写得情真意切,读之令人潸然泪下。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为时为事就是为现实。难能可贵的是诗人马启代始终保持着对脚下大地的热切关注,对民间疾苦的高度关切。如同唐代伟大诗人杜甫那样“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诗人马启代关注“那对来自鲁西南农村的小夫妻,还有他们刚刚去外地读职专的儿子”“我四体不勤,空有半肚子墨水。写出来的诗句,既不能果腹,也无法为他们驱寒。面对一个小饭馆的死亡,同样无能为力。”(《那家吊炉烧饼羊汤馆关闭了》)这与宋代伟大诗人苏轼“永愧此邦人,芒刺在肌肤。平生五千卷,一字不解饥”体恤民情的仁厚胸怀异曲同工。再如《见闻》:“与你们相同的是:我们都来自异乡,站这里就不得不装点盛世;与你们不同的是:你们可以用枯萎表达抗议,而我号称诗人,却在苟且偷生。”这是他向内的审问,他认为这种爱莫能助、不可渡人的无能是“罪”。这种哀愁让诗人寝食难安、整夜无眠:“有什么可怕呢?我写下的诗句带着热度,都是从命运中掏出的电火。”读到这里真真让我心疼。又如《造影》:“把那些淤积的隐形的痼疾,全部在激光灯下显形。自己的命运从未能自己做主,但灵魂没有病变。倘若我已经视力模糊,外面是否已天地清朗。”
  良药苦口,诗人的对社会的“责备”是因为其对这片土地有着深沉的爱意。正如诗人艾青所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背后是‘除暴安良’的标语,我茫然不知身在何处。作为替天行道的水浒后裔,我手里有一支咳血的笔啊!”(《不知身在何处》)诗人马启代依旧用“良知”思索着,记录着。
  诗人马启代追求繁复美学,他的繁复美学里包含着“为良心写作”的悲悯和电火、疼痛与血泪就应是诗意本身应有之义了,因为社会、人类和诗都要有灵魂。总之,通过作品反映民意、民情、民风,并提出耐人寻味的现实问题,这是《诗证2019》的显著特点。正如诗人自己所说:“我的诗行里几乎包含着我个人全部的精神挫伤和所有留在心底的风雷。我始终看到一双眼睛,在正视着这个世界,包括人类的内心。”马启代作为“为良心写作”的倡导者和践行者,这本书,是又一个证明。我认为,诗人岩峰的评论恰到好处:“他凌然的风骨气度正形成一座雕像,有人无法看到,有人视而不见,但它的确已经存在。拥有这样的诗人,是时代的不幸,也是时代的大幸!”
  疏远了生活的人,生活也会疏远他;离开了泥土,就没有鲜花。我们曾经信奉的论断曾说:“生活中本来存在着文学艺术原料的矿藏,这是自然形态的东西,是粗糙的东西,但也是最生动、最丰富、最基本的东西;在这点上说,它们使一切文学艺术相形见绌,它们是一切文学艺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源泉。”我们身处大发展大变革的新时代,诗人马启代先生认为,“所有伟大的艺术都是残缺的,在不可能十全十美的大发展大变革的时代,真诚地留下残缺,以保持我们本真的、原始的、粗粝的直觉,见证发生的一切,拒绝遗忘,为反省和清醒留下参照,就是送给未来的最好礼物。”
  真正传世的好作品应该引导人们超越眼前的现实生活,在精神愉悦中叩问人生的终极意义,启示人们“诗意地安居在这块大地上”。真正伟大的诗歌作品应该是表现人的生存状态、升华人的生存境界的明镜和灯塔。正如鲁迅先生所说:“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
                  (陈国梁)

主办:东平报社 协办:东平信息港

鲁ICP备05007463号

Copyright 2010 jrdp.sddp.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