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平信息港公益

公积金查询社保查询违章查询

热点新闻

世间难得心从容

来源:今日东平报 时间:2020-11-10 第2517期 第4版:特刊

  柴米油盐可以混合出美好的记忆,锅碗瓢盆亦能碰撞出诗意的格调,每个人的生活都似五味杂陈的平凡组合,纵是平常的美味也能丰盈自己热爱生活的心。或许某日午后慵懒,你半倚于几,捧一卷好书,泡一盏香茗,轻眠,细细思索口中点滴。便是这时,我与汪老先生及他的《人间草木》相识。
  汪老先生是一个平淡如水的人,初识于昆明的雨,像他在作品中写的“我是生长在水边的人,一个平常的、平和的人”,这点在人间草木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措辞中没有辞藻堆叠,但文笔细腻,字里行间里淡淡的温度渐渐地渗入你的心房,文中几乎没有激动、高兴等词,但他的情感却不自觉地显露出来。纵使是游记也充满了浓浓的烟火气,与人贴得很近,不像纯粹歌颂自然之美的文章那般孤冷。让我感触特别深刻的是汪曾祺先生笔下描写的那些植物,仔细读来是一种享受,如流水般洗涤着浮躁的内心。当然还有那些不容小觑的美食,每一样都让人垂涎欲滴、欲罢不能。我最爱那篇《葡萄月令》,从来没见过像汪老那样从一月写到十二月的作家。正是这样的描写,让每一个读过这篇文章的读者感受到那一份专属的细腻与平和,就像是真的在这个葡萄园里目睹过这一次轮回一样。他乐得把所有的小事物搬进书中,用文字轻轻讲给读者听。他写了一果一蔬,写了闹市闲民,写了青春年少,写了四方游记,写了他所谓的随遇而安,写尽了他生活中的小确幸。你知道鲁迅先生写的《社戏》中的罗汉豆到底是什么吗,“采葵持作羹”中的葵菜是什么吗,那些你去过的地方汪老去过,你没去过的地方汪老也曾到过,那些早已消失的小玩意儿,汪老都知道。翻开这本书,如同听一个睿智的老者分享他的心事,分享他的幸福,分享那些不为人知的过往。他实为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他写过他在西南联大的时光,他说,大部分同学是来寻找真理、寻找智慧的,而他则是“寻找潇洒”。这一个“寻找潇洒”,写出了汪老的真性情。有一点我记得很清楚,有人问“为什么西南联大当年条件那么艰难,还能出那么多人才?”,原因只有两个字“自由”。也就是这份自由,造就了一个平淡如水的老先生,造就了那些简单而又有温度的文字。书里那些有温度的文字,再配上一幅老先生应景的画,套用苏轼的话就是“文中有画,画中有文”,但文和画都很简单,几笔勾勒,一件事或物就跃然纸上,简单却不失内涵。
  很多文章都是他在被划为右派时写的,但是丝毫看不出文字之间的苦痛,只有多得快溢出来的乐观与旷达。他自己在书中写道,“我们这个民族,长期以来,生于忧患,已经很‘皮实’了,对任何猝然而来的灾难,都用一种‘儒道互补’的精神对待之。这种‘儒道互补’的真髓,即‘不在乎’。这种‘不在乎’精神,是永远征不服的”。这种“不在乎精神”,可帮了老先生大忙了。
  或许对多数人而言,生活不过是每日循着相同的轨迹,守着流动的分秒,在路上不断行走,这一切的乏味琐碎,平庸枯燥,如同无风夜晚的雪,静静沉积,最终堆成心的厚褥,捂得人厌倦,压得人麻木。但汪老的文字,让我领会到其实生命更像是一套曲谱,既能将主旋律奏得行云流水,又不乏偶尔的小跌宕。你以为的日复一日,一成不变,其实也可以蕴含目之所及、心之所向的美好。假若不计风雨,我们的生活依旧可以于平淡中时刻精彩,在平凡中最为动人。书毕,再继续前行,脚步便自然地放慢,嘴角亦自然地上扬,落眼小处,活在自己的一花一世界,感受着自己的草木春秋。
  “世间万物皆有情,难得最是心从容。”夕阳落尽之时,将那余晖装进行囊,清谱一曲落日华章,这一段岁月就此告一段落。为一朵花低眉,为一朵云驻足,为一滴雨感动,在这一山一水一朝一夕中,我们的幸福便是记忆罅隙中刹那的欢喜、须臾的欣然。幸福是在每一个瞬间中显现的。就像老先生说的那样,“一定要爱着点什么,恰似草木对光阴的钟情”。
  总之,汪老的这本《人间草木》深为我所喜爱,在今后的人生旅程中,我将会像汪老那样懂得生活,深入生活,热爱生活。   (陈子晔)

主办:东平报社 协办:东平信息港

鲁ICP备05007463号

Copyright 2010 jrdp.sddp.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