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竹响彻出一幅幅对联的激动,火炉烘烤出生机盎然的春梦,酒坛子、茶杯子、油葫芦兴奋得磕磕碰碰,蒜辫子、红辣椒串子让年味变得越来越浓,蒸豆包、做粘糕家家户户热气腾腾,杀年猪、宰肥羊、磨豆腐村村香气弥漫、笑语声声……
  这是东平乡村年的味道、年的风俗,过大年似一首诗、像一幅画。这是美好良辰,这是迎春的盛典,这是儿女情深,似父母们站在阳台院中,迎着光芒,召唤着儿女子孙回家过年。春节是最传统、最隆重的历史节日,从腊月二十三小年的祭灶王爷到正月十五闹元宵,红红火火地热闹一个月。漫长的历史积淀让东平的年俗活动精彩纷呈,那些敬天祭神的膜拜越走越远,富有生活情趣的内容却愈来愈盛行。
  拂尘扫房。因“尘”与“陈”谐音,新年扫尘有“除陈布新”讲究,意在把一切穷运、晦气统统扫出门,寄托着人们破旧立新的祈求。每逢春节来临,家家户户都要清洗器具、拆洗窗帘、洒扫庭院……到处洋溢着干干净净迎大年的欢乐气氛。
  人山人海赶大集。买新衣、灯笼、瓜果糖块、鸡鸭鱼肉、冻柿子……年画上带有小胖姑娘或胖小子抱着大鲤鱼的最畅销。还要买上一些假花放在柜子上,增添喜庆色彩。
  贴窗花、福字、对联。在东平,剪纸艺术,千百年来深受民间喜爱,因大多贴在窗户上,故称为“窗花”,将美好愿望以独特的手法,把年装点得红火富丽;福字预示着幸福、福气、福运,民间干脆将福字倒过来贴,表示幸福已到、福气已到;红红的对联寓意生活美好、国泰民安,寄托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美好向往。
  包饺子、吃饺子。因饺子形如元宝,有招财进宝之意,又因饺子便于把祈愿的东西包到馅里。因此,民间有好吃不过饺子的俗语。人们常常将钱、糖、花生等包进饺子馅里。吃到糖的人,来年的日子更甜美,吃到花生的人健康长寿,吃到钱的人会走财运……在除夕晚上12点前包好饺子,待子时即大年初一伊始吃饺子,取更岁交子之意,有喜庆团圆和吉祥如意的期盼。
  守岁团圆。守岁最早记载于西晋周处的《风土志》,除夕之夜,终夜不眠以待天明,称曰“守岁”。很多人不远万里回家团聚,为的就是守岁这一最重要的年俗。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天。除夕熬年守岁,全家老小欢声笑语,共享天伦之乐,吃年夜饭,举杯畅饮,围炉闲聊看春晚。
  鞭炮响起来。东平民间有开门爆竹一说,新年到来之际,家家户户开门第一件事,就是欢蹦乱跳地捂着耳朵放鞭炮,用噼里啪啦的爆竹声除旧迎新。燃放爆竹起源于两千多年以前,现重在创造喜庆气氛,可以带来欢愉和吉利。
    热闹拜大年。拜年原意是为长者拜贺新年,包括向长者叩头施礼、问候安好等内容。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还兴起了电话、短信和发红包拜年等。大年初一早晨,拜年要先祝福家里长辈健康长寿、万事如意。长辈受拜以后,经常将准备好的压岁钱分给晚辈。大家外出相遇也要满面春风地相互道贺,邻居朋友也登门拜年或相邀饮酒娱乐。
  压岁钱力压邪祟。因为岁与祟谐音,晚辈得到压岁钱就可以平平安安度过一岁。压岁钱可在晚辈拜年后当众赏给,亦可在除夕夜孩子睡着时,由家长偷偷地放在孩子的枕头下。现在分送压岁钱的习俗仍然盛行,数额从几十到几百元不等,好在多被孩子们用来购买玩具和学习用品。
  还有走亲待客、踩高跷、扭秧歌、舞狮子、赶庙会……
  东平的乡村,年味依旧浓、情谊永不远,承载着大家对团圆的渴望、对家乡的思念。那曾经误认为失去的年味,其实以更新的方式展现在大家面前。它延续着曾经的一切,并历久弥新、历久弥坚,只是看心中的情感为哪般。年丰满了记忆、幸福了容颜、迎来了春光、送走了冬寒,在期盼中满载祝福、在愿望中满是平安……
                     (吴化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