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者 侯存国

  彭集街道地处大清河南岸,极适宜花生生长,全街道花生种植面积常年稳定保持在4万亩左右,直接从业人员近万人,是远近闻名的“花生之乡”,该街道的花生被认定为国家地理标志农产品。
  位于南城子村的文文家庭农场,由于采取规模种植、科学种植、绿色种植,种出的花生产量高、品质佳,在十里八乡十分有名。据县农业部门对文文农场种植的花生抽样检测,农药残留、重金属含量、黄曲霉毒素污染等指标含量低,已达到了绿色产品标准。

  土地流转:破解瓶颈赢得发展先机

  曾几何时,一家一户的种植模式、碎片化土地经营方式成为机械化操作的“掣肘”。在南城子村,通过土地流转,全面推行机械化操作,避免了跑冒滴漏,让花生这种地里的“金豆子”实现了颗粒归仓。
  在南城子,一粒花生,带活了一个产业。一个产业,改变了一些人。“2013年,我以每亩800元的价格流转土地400亩,并与当年12月25日成立文文家庭农场,走向了一条种植、加工、销售花生之路。”文文家庭农场创始人孙文久说到。万事开头难。在土地流转过程中,有一户人家为了多要一些钱,无论他如何劝说,就是不同意土地流转。后来,孙文久在其他地方为那人找了一块地,通过土地置换,再把他安置到农场内打工,方把难题化解。
  通过这件事,孙文久认识到,如果进行土地流转,必须得到群众的认可。然而着力点在哪里?孙文久经多方思考后,做出一个决定,帮扶村内的贫困群众。“自己富了不算富,要带领大家伙共同富裕!”孙文久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50多岁的张淑芹在文文农场打工,不仅一天能赚50元的工钱,更能在家门口照顾自己的孙子。村民孙长宣的2个孩子上学,全靠他一人干建筑辛苦养家。孙文久把孙长宣的媳妇薛秀玲安排到文文农场打工,一天也能挣50元,解决了家中燃眉之急。村里的贫困户孙长城身体有残疾,孙文久提着花生油和面粉到家中进行慰问,感动得孙长城眼中含着泪花,口中喃喃道,“谢谢,谢谢啦!”。还有一个光棍汉,经济条件很差,常常是吃了这顿没有了下顿。孙文久给他购买了玉米种子,鼓励他要靠自己的双手勤劳致富,摆脱贫困。
  众人拾柴火焰高。经过孙文久的暖心行动,为大规模推行机械化铺平了道路。当年,在孙文久在文文家庭农场,对花生整地、收获、植保、秸秆打捆等生产全过程进行了机械化作业演示,吸引了周边众多农民前来观看,取得良好示范效果。不仅如此,机械化的操作让花生套播变为花生直播,减轻了劳动量,提高了花生的产量。

 变废为宝:吃干榨净让花生秧有归属

  在农村,花生秧在过去常常丢弃在田间地头,常常当做生火做饭的柴禾。爱动脑筋的孙文久变废为宝,把农民过去弃之不用的花生秧子收集起来,通过机械粉碎,加工成颗粒状,销往东营,成为奶牛的优质饲料。据统计,一亩地里可产生600斤花生秧,在带来利润的同时,又避免了秸秆焚烧,践行了循环农业的发展思路,实现了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目标。更为难得的是,孙文久还通过免费为当地花生种植户花生“脱壳”,又得到了一批优质饲料。花生脱壳让一亩地可增加收入150余元,实现了一举双赢。
  “加大花生秧(壳)综合利用,深度挖掘花生效益。围绕花生秧富含粗蛋白、粗纤维,花生壳含有丰富的膳食纤维等特点,将花生秧和花生壳作为很好的畜牧饲料卖给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用于养殖,实现了变废为宝,增加了经济效益。”孙文久对自己花生秧(壳)深加工做了总结。

深度加工:小花生也要多元发展

  “彭集花生走向全国必须进行深加工”,这是孙文久的追求。他经过多次试验,推出了沙土炒制花生,深受消费者欢迎。据了解,该工艺采取传统加工方法,在铁锅内放置沙土,把优质花生放入其中。利用沙土的比热小、温度高、土细可入缝隙的特点,使花生充分受热,进而炒出绿色、原味、醇香的正宗古时炒花生。
  炒制花生虽然“吃香”,但由于工序繁杂,属于微利经营。孙文久又投资购买了轧油机,加工纯花生油,走向产业升级的“更高层次”。
  “我亲眼看到花生倒进去炒热榨油,炸出来的花生油新鲜又香,让人吃得放心。”近日,南城子文文农场上演了排队购买现榨花生油的情景,一名等待买油的肖大哥对记者说。
  “从源头上我们控制好花生的质量,从工艺上我们控制出油的品质。”孙文久告诉记者。记者在生产车间内看到,产自彭集大地上的花生经过炒制、压榨、脱脂等工序,最终一滴滴花生油汇入储藏罐中。最后,经过灌装和包装,一桶桶晶莹剔透的花生油新鲜出炉。
  “我准备搞花生种植农家乐,让城里人来,不仅参观花生的各种加工流程,还能参加种花生、拔花生,一起体验劳动,一起分享劳动,打造体验经济。”孙文久对下步发展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