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报纸上介绍有人专门养殖蝉蛹供给各大饭店,我不禁想起自己小时候食蝉的往事,没想到当初打牙祭的野味会成为饭店的高档宴客菜。
  小时候,自己没少跟着父亲和哥哥一起在夏日傍晚去找蝉蛹。夜幕降临,父亲拿着手电筒,后面跟着我们兄弟俩,带着竹篓深一脚浅一脚走到树林密集的地方。父亲用手电筒照着树下,发现有拇指大小的洞,便指挥我们用力挖开,掀开泥土,大多数都会抓到正要往上爬的蝉蛹。“抓到了!”“又一个!”我们兴奋的喊声此起彼伏。
  回到家后,母亲仔细地清洗掉蝉蛹身上的泥土,再用盐水浸泡半个小时,沥干水之后,往锅内倒入棉籽油,等到油温升高便转小火,把沥干水的蝉蛹倒入油锅中,伴随着“滋啦啦”的声音,蝉蛹变成了好看的亮红色,用漏勺捞起,再升高油温复炸一遍,蝉蛹就会变得酥脆无比,一道好吃又有营养的美味就做好了。
  这个时候,我和哥哥总是守在灶边,闻着散发出来的香味,不断追问母亲做好了没有。油炸蝉蛹做好后,母亲让我们把做好的蝉蛹先给爷爷奶奶端去,爷爷奶奶夹起一个蝉蛹,疼爱地塞进我们的嘴巴,酥香的蝉蛹在口中用力咀嚼,一副大快朵颐的样子,爷爷奶奶看着我们吃的香甜的样子,嘴上说着“小馋猫”,脸上的皱纹却笑成了菊花。
  有时候,母亲也会做干煸蝉蛹。先把清洗后的蝉蛹用水煮熟,之后一剖两半,用剪刀剪去中间的硬块。少量的油把蝉蛹炸酥后,在锅内炝入花椒、辣椒和葱姜蒜,待调料的香味散发出来,倒入炸酥的蝉蛹,煸炒之后,更加酥香美味的干煸蝉蛹就做好了。
  每当做干煸蝉蛹的时候,父亲还会在庭院中放上一张桌子,倒上一小盅白酒,在与母亲的闲聊中享受着夏夜的美食。
  如今,蝉蛹的营养价值已经被大家所熟知,随着养殖业的繁荣,蝉蛹不再是只有夏天才能吃到的美味,在菜市场也能购买到。
  周末回到父母家,炸制一盘美味的蝉蛹,品得不仅仅是美味,还有那儿时的童趣和浓浓的亲情。 (张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