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方雷

  乡村医生,看的是病,救的是心;开的是药,给的是情。在我县乡村医生队伍中,有这样一位同志,26年来,他始终坚持在村卫生室默默奉献,在奉献中守护群众的健康,在坚守中延续患者生命,把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乡村卫生事业。首个“中国医师节”到来之际,他被评为“全县最美乡村医生”。他就是沙河站镇西李庄村卫生室林立军。
信任是最好的名片
  技不在高而在德,术不在巧而在仁。随着我县公共卫生服务力度的加大,林立军把随访和医疗服务结合起来,出诊的同时也随访一些慢病患者。通过随访,他了解到农村的疼痛患者不断增多。怎么办呢?他一直苦苦思索,如果有一门技术,不吃药、花钱还少,就能解决疼痛的问题,一定会深受老百姓的欢迎。
  自1998年以来,他多方打听,寻名师学医术。最初,他拜中国中医研究院朱汉章教授为师学习小针刀疗法,后跟随北京世针联的吴汉卿教授学习水针刀疗法。20年如一日,他不间断地学习治疗疼痛的新办法,如激通疗法、银质针疗法、浮针疗法、手针、耳针、头针、筋骨针、整骨手法等等。治疗的适应症范围扩大到内科、外科、皮肤科、五官科、儿科等。随着医术的不断娴熟,他也被有关部门确定为中国小针刀疗法传承人之一。
  这些特色技术应用到临床后,选择余地大了,治疗方法多了,收费也少了,极大地缓解了病人的疼痛、减轻了患者的经济负担。老百姓对他的信任度不断增加,前来看病的患者也越来越多了。
  2017年5月,州城街道一位50多岁的妇女,膝关节疼痛难忍来到该村卫生室就诊。她对林立军说:“上厕所不能蹲下已经有两三年了,很是痛苦。”为解决大小便问题,她自己想了个办法,在厕所里拴了一条绳子。解手时,她就站着抓住这条绳子,尽量下蹲,因双腿疼痛难忍,又尿急得厉害,往往就尿湿裤子。夏天还好,冬天可真是遭大罪了。整天不敢出门,去亲戚家都不敢待太久,唯恐尿湿裤子,怕人家笑话。有病乱求医,她先后到泰安、济南等地看病,一直没有解决问题。在省立医院时,医生建议她置换膝关节,费用高达10多万元。面对昂贵的费用,她带着一身疲惫和无奈回到家。在亲戚的建议下,她来到了该村卫生室,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林立军身上。林立军和她边交流边询问着病情,详细地了解了病因、临床表现、既往医院的诊断和检查结果、以往的治疗经过和治疗结果,同时介绍他的治疗方法、治疗费用和愈后的康复锻炼方法。一个小时过去了,他把患者的病情及治疗过程了解得一清二楚。她对他的治疗方法也越来越信任。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他用小针刀疗法就轻而易举地缓解了她的疼痛。这时,他让她自己蹲下去试试。她望望搀扶着的老伴,十分惊讶:“真没有想到,我能蹲下去了。”说着说着,她脸上的表情由惊讶转为欣喜。从此,林立军到州城办事,只要时间允许,总是到她家里去坐一坐,教给她很多康复锻炼的方法。他一直关注着她,把她当成了亲人对待。她的病情一直恢复很好,至今未再复发。
身病心病一起治
  身病好医,心病难治。有道是:“心病终须心药医”。
  来自新湖镇某村32岁的李某,就是一个典型的病例。她婚后半年就患上了神经性皮炎。漫长的求医路上,她花费了2万元也未彻底缓解。当看到她的颈部时,只见一片片疙瘩,一层接一层密密麻麻,同时夹杂着渗液,有点惨不忍睹。看看她脸有肝斑,坐立不安、出言不逊,林立军断定她一个是性格急躁、善于较真的人。他这样试探道:“你是否经常同婆婆吵架?”这时,她的脸顿时由晴转阴,说话一时吞吞吐吐。“你这事也知道?你别提她了。没有她,我这病还好得快点呢。”他一听,这是婆媳不和啊!看来,这婆婆受儿媳妇的气可大了。他循循诱导,给她指出病因在性格上,告诉她这种病正是家庭不和睦、婆媳关系紧张造成的。“从今以后,你要做生活中的弱者,一边服药,一边克制自己的情绪,每天叫妈10次以上,让你婆婆高高兴兴,你的病就会好的。”她半信半疑地接受了。为了彻底打消她的思想顾虑,他继续说道:“只要你坚持下去,两年内不会再犯。若是再犯,我不收你的一分钱。”后来,她按林立军的要求做了,婆媳关系得到了缓解,自己的病也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