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拄着拐杖在船上走
贫弱的身子,瘦削的面容
惊落了父亲手中的米酒
奶奶低声絮说着
快走,快走


眼前的海域似乎没有尽头
我开始嘲笑父亲的温柔
父亲说,这一路
奶奶走了五十九个年头


终于到了奶奶想要的岸头
看着岸上的炮孔
奶奶摇了摇头
将柱杖握在双手
慢走,慢走


父亲喝了一口米酒
摆动健壮的双手
渐渐让风消散了温柔

我拿起父亲喝过的米酒
摔进海里,浇在心头
父亲,父亲
回头


归来 归来
我向前进了一步
跌倒
他们说

不属于我

我俯下
瘦削的身体
举起颤抖的双手
拨开海浪
亲吻

炙热的泪水
燃烧着
希望的光芒

为什么我们追求富强
因为我们的土地
散发着
归来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