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东王庄的王大奎因为父母年龄越来越大需要照顾,孩子升学后需要按时接送,过了新年后就决定不出去打工了。但是不出去打工,干点什么好呢?王大奎正茫然无措的时候,庄东头的朋友李四打电话来了:“大奎哥,我听说你今年不出去打工了?正好跟我一起跑运输吧!”以前王大奎就在天津港口开大货车,并且技术还不错。李四在电话那头说:“大奎哥你同意吗?你要同意就过来一趟吧,咱合计合计。”
  王大奎的媳妇叫吴心美,看到丈夫打电话,就问王大奎谁来的电话。王大奎回道:“李四打来的。听说我今年不出去了,让我跟他一起跑运输。”吴心美说:“人家李四这几年跑运输可没少挣钱。我看行!”王大奎听媳妇一说,也有点动心。就带着媳妇,骑上摩托车一溜烟来到李四家里。
  李四等王大奎两口子坐下,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包下了附近化肥厂的化肥运输。你有技术,就依靠我的门路,保你绝对挣钱,但是你得自己买辆大卡车。三年保准能把车钱挣回来,三年后就是净赚了。”
  王大奎两口子听了李四的话,都觉着这确实是符合自己实际情况的好门路。但是两个人谁都没有立即应承下来,王大奎可知道买车的钱可不是个小数目,自己一时还完全掏不出那么多钱来。
  李四看出两口子的心思,就问道:“大奎,你能凑多少钱?”王大奎盘算了一番,说:“我能凑10万元。”李四是个爽快之人,对王大奎两口子说:“大奎哥,咱俩是从小长大的好朋友,你买车的钱我借给你5万元,剩下的你再到别处想法借点。你只要买了车,挣钱的问题就包在我身上了。”
(二)
  从李四家里回来,天已经黑了下来。吴心美简单地做了点饭,让王大奎吃。王大奎完全没有心思吃饭,两眼只是瞪着电视看,手里的烟哧哧地烧着,也没心思吸一口。
  吴心美知道王大奎正为买车的钱犯愁呢。王大奎对着吴心美说:“李四说的倒是有道理,咱自己买个车确实比给别人打工强。但买个新车得好几十万。现在咱也只能凑够15万元,剩下的钱得想法借了。”
  吴心美劝丈夫道:“你看你一个男人有点事就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连个主见都没有。我考虑了一下,我给俺弟弟、姐姐们说声,我知道他们手里有点闲钱,咱这是做买卖不是去挥霍,他们会借给的。我这就给他们打电话说声。”
  王大奎寻思了一会,对妻子说:“借钱的事别打电话,还是正儿八经地上门好。你弟弟同意,你兄弟媳妇不一定同意,你姐姐同意你姐夫不一定同意。”
  吴心美觉得王大奎说得有道理,就决定明天就上门借钱,尽快地让丈夫把车买回来好快点挣钱。
  吴心美的娘家、姐姐家离东王庄来回好几十里路。她第二天一起来就骑上电动车出了门,春寒料峭,冻得人只打颤。吴心美给弟弟、弟媳说好后立即又转到了姐姐家。他们都答应了借给钱,只不过因为有的存在银行里,有的买了保险,变成现金还得等几天。甭管怎么说,买车的钱总算有了希望。
  吴心美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她进了屋门,就好比一个员工圆满地完成了领导交给的艰难任务,不等落脚就将借钱的情况向王大奎作了汇报。王大奎悬着的心稍稍放下来,只等着钱到位就去买车了。
(三)
  吴心美刚把借钱的事告诉了王大奎,忽然听到自己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一看,显示的内容是“你的尾号为3678的我行借记卡于2014年2月10日存入49万元,余额为49万元。”吴心美心里一怔,平白无故地怎么会收到这样的短信呢?她满腹狐疑地告诉了王大奎。王大奎笑了笑:“哪有这样的好事,这保准是骗人的垃圾短信。再说了你也没有发短信的那个银行的卡呀?”吴心美说:“我记得我有个那个银行的卡,那是我前几年在外面打工的时候,厂子里给统一办的工资卡。回来后没再用过。”
  王大奎让吴心美找出那个卡,看看尾号是否相符。吴心美翻箱倒柜才找着那张卡,一看尾号就是“3678”。尽管如此,他们夫妻二人还是压根就不相信短信的内容,因为现在骗人的短信太多了,所以都没往心里去。过了半小时,手机短信又响了起来,这回显示的是又存入了15万元,余额达到了64万元。吴心美心里寻思是不是我弟弟、姐姐把购车款通过银行给转存进来了?于是就挨个用手机问了个遍,都说没给打钱。
  王大奎不无自嘲地说:“老天爷看到我买车没钱,给我送钱来了!”吴心美反驳道:“外财不富穷命人。老天爷不会给你送钱,说不定有人一马虎输错了卡号,误存了呢?”王大奎心里还真希望有笔钱给解燃眉之急,早日开上新汽车。吴心美:“大奎,你说要真是别人存错了钱,咱怎么办?”
  王大奎:“谁知道是真有人存错了还是假信息。先弄准再说。”吴心美对王大奎说:“咱快点到银行里查一下吧!”王大奎说:“到县城那么远,你刚跑了几十里的路,难道不累?明天再说吧。”吴心美不等大奎说完,就说:“什么累不累的,咱得将情况给弄个明白。这样晚上睡觉才踏实。”
  王大奎只好出去发动摩托车,驮着吴心美向县城驶去。
  到了县城,那家银行的营业区已经关了门停止对外营业。王大奎与吴心美只好到一个自动柜员机前,把那张借记卡插了进去,摁到余额查询栏时,两个人这才确认所收到的信息不是假信息,因为卡的余额显示就是64万元。忽然间那张薄薄的借记卡似乎有万斤重,吴心美把它赶紧放在衣服兜里,用手紧紧地抓住,恐怕它飞了。
  天渐渐黑了下来,县城的街灯已经亮了起来,王大奎与吴心美在夜色中回到了家里。
(四)
  又是一天开始了。
  昨晚王大奎夫妻二人都没睡好觉。说实在的,他们结婚以来还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大事。那64万元,成了一个无法摆脱的兴奋点,撩拨得他们疑惑、焦虑、不安,如同一块巨石不经意间压在了他们身上,沉重又无法摆脱。
  起了床,王大奎一腚坐在沙发上,自言自语地说:“咱要真有64万元,不但买车的钱足够了,还能在镇上买套门市楼。”
  吴心美正在洗脸,听到大奎在那里自说自话,说:“你可别做美梦了!我看那笔钱保准有人存错了。”
  王大奎:“昨晚我真做了个美梦,是咱俩有钱了,买了新车开回家来,庄乡邻居那个羡慕劲呀!正放爆仗庆祝哪,醒了!我说句我心里的话,我真倒没有想把别人的钱一声不响地给闷起来。还不是缺钱买车闹的。”
  吴心美:“说实话,昨天晚上我也没睡好,也是一个劲地光做梦。梦见有个人存错了钱,一会要跳楼,一会要喝药,可怜得我哭了起来。”
  王大奎:“你心还怪软哩!我以前干司机跑长途的时候,天南海北的可没少遇到困难,也有好人相助的时候,也有被坏人算计的时候。被好人帮助与被坏人算计是两个不同的滋味,一个滋味是喝蜜,一个滋味是喝药。”
  吴心美:“没结婚前,有一年我在外打工的时候,本希望年底拿到工资回家过年,谁想到工头拿到钱后跑了。我们几个姐妹一起抱头哭了又哭,那年忒惨了,连年都没过好。后来警察把那个工头抓住才给要回那年的血汗钱。”
  王大奎还头一次听到媳妇有这么段往事。夫妻二人共同的经历,形成了心灵的共同的契合点,面临眼下这个复杂的问题能够很快地冷静下来,迅速地把它简单化,如一湖清水清澈到底,如一块白玉透明无瑕。
  正在两口子说话间,王大奎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李四打过来的:“大奎哥,买车的钱到位了吗?我都运好几趟化肥了。你快点啊!”
  王大奎支支吾吾地回道:“快了,快了!”说没钱吧,那钱就在媳妇的卡里,说有钱吧,那钱还真不是自己的,王大奎回话的时候还真不那么底气十足、干净利落。
  王大奎与吴心美两口子不约而同地都认识到,今天要处理的首要事情就是如何处理那64万元的问题。
  吴心美:“大奎,咱今天别干别的了。快点吃点东西,再到银行里去,查清那钱到底咋回事。真是别人存错了,咱退给人家!”
  王大奎:“你做的那个梦还真提醒了我。可别因为咱出了事啊!”
  于是两口子从家里飞也似地又到了那家银行。到了营业厅的柜台前,吴心美对办理业务的柜员说:“麻烦你查一下,我卡里的钱是那里给打的,给人家退回去。”
  柜员满脸地不解:“谁给你打钱还不知道?”
  吴心美说:“我真不知道,要没短信提示还不知何时卡里存了钱。”
  经查询核实,那两笔钱是从重庆的一个客户转来的,对方就因为写错了一位数,结果错存入了吴心美的卡里。柜员听到吴心美的话,忽然想起了前几天重庆那个客户请求核查的通报,说:“对方错存后,早就急得跟疯了一样,他们以为钱是追不会来了,真没想到你自己主动把钱给人家退回去。你真是好心人啊!”
  吴心美掏出身份证,对办理业务的柜员说:“咱闲话少说,你快点给人家把钱打回去吧!早一分钟,人家就早一分钟不着急。”
  办理完退钱,压在王大奎与吴心美他们两口子心头的那块巨石总算落了地,浑身感到说不出的轻松、自在。他们就像打了胜仗的士兵凯旋一样,走出了银行营业大厅。
  回家的路上,王大奎由于车速过快,感到了一阵寒冷,对着吴心美说:“天还真冷哩!”
  吴心美:“把钱退给人家,你心里冷了吧?”
  王大奎:“去,我是那样的人吗?!”    (刘德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