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常说“一天三迷”,犯迷糊的卖家我遇到过好几次。
  最早一次是20多年前,我拿着5元钱在学校小超市买完东西,店员找给我七八元。我把5元还给她,她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这位不爱笑的店员从此对我特别友好,青春年少的我为此很快乐。
  印象最清晰的是2004年五一节。当时爱人在泰安长期出差,放假了我去找他,期间婆婆在电话里说小侄女因为黄疸住院了。于是,我第一次从泰安坐班车去宁阳。上车买完票,我数着售票员找给我的钱,心想:原来从泰安到宁阳比从泰安到东平近啊——车票钱比到东平低5元钱。容易晕车的我坐在靠车门的前排。车子发动不一会儿,听到售票小伙子惊呼:“怎么少了五块钱?!”我带着几分怯意问:“到宁阳是多少钱啊?”售票员说出的数字正好是和到东平的车票价格一样。我就告诉他多找给我5元钱,我第一次坐这个车,不知道价格,赶紧掏出5元钱补上。性格开朗的售票员爽快地说:“这不怪你,是我粗心找钱找多了。”然后热情地和我聊天。知道我是东平人后,就问我东平有多少人啦、多少乡镇啦、多少村啦、有什么好玩的说这些事儿。从事计划生育工作一年多的我正好对这些问题比较熟悉,就一一告诉他。小伙子不住地夸赞:“东平人真好!”我为这句夸赞快乐了好久。
  算错钱、看错钱、找错钱,确是生活中常有的事儿。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出错的却是我。那是2004年一个夏天的晚上,我在国货大楼临街一家床品店买了一个凉席。回到家才发现自己把50元当成10元给了店家。我懊恼极了,做了好一番思想斗争,终于鼓起勇气回到店里。店主两口子正收拾货品准备打烊。听完我缺乏底气的陈述(因为对要回钱极不抱希望),老板娘用一口流利的东北话训斥管收钱的丈夫:“你咋不看清楚?大晚上的让人妹妹跑一趟!”我一再声明是自己看错了,不怪老板。老板娘麻利地拿出账本,边叨叨丈夫边核对一整天的账目和现金。最后发现果真多出来40元钱,爽快地拿给我。我把这事儿说给朋友听,朋友说老板肯定收钱的时候就发现了,但是没主动说。在我返回店里后,他们没有一口回绝一脸怯懦的我,而是认真核对出一天的账目并把钱还给我。我一直认为,他们就是最诚信的店家、最可亲可敬的店家。
  最近的一个诚信小故事发生在2018年8月。一天上午,大约十点半,我接到母亲的电话,说她在东原路花坛边捡到一个钱包,让我下班后过去拿,想办法找到失主。不一会儿,母亲又打来电话,催我还是尽快去一趟,因为她担忧:钱包不知道掉在那里多久了,有没有被风吹走里边的钱?如果少了东西,怎么向失主交待?我赶紧去找母亲拿钱包。钱包里有很多单据,300多元现金,还好,里边有身份证,家庭住址是东山路。通过核实,身份证上的小伙子是刘范村的,并辗转联系上他本人。我在电话里问他:“钱包里有多少钱?”小伙子说:“没有钱吧,现在都不大用现金。”我说:“你再想想,我家老人最怕你的东西少了呢。”小伙子好好想了想说:“噢,是有三百块钱,今天收了份现金货款。”巧得很,小伙子家离我家孩子学书法的地方很近,也正好到了接孩子的时间,我们就约在附近见面。满头大汗的小伙子匆匆下车,飞快地从后备箱提出一个大西瓜和一大袋子桃子。我推辞不要。小伙子急切地说:“姐姐,你不知道这钱包里有多少重要单据,这点水果你可不能不收。”哈,我突然想到孔子教导弟子做了好事要乐于接受回报从而弘扬善行的故事,小伙子还要赶着去送货,我也急着接孩子,就愉快地收下了水果,和孩子回到家快乐地吃着大西瓜解暑。而我母亲呢,特别高兴钱包这么快就完完整整地回到了失主手里。
  诚信,用我们东平话也可以说是“实在”,就是老老实实、诚诚恳恳、坦坦荡荡,守得住普遍价值观,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诚信,可以给我们带来很多很多的快乐。诚信,真好!    (张荣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