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座设计考究典雅庄重,整体由青石砌就的碑楼,原立于铁山之阳三阮故里石庙村,后由银山镇政府所在前银山村齐氏族人移至220国道三角花园,现坐落于县城东平博物馆广场东北一角。此碑为“清旌善士邑庠生齐老先生纪念碑”,碑楼整体高365公分,宽135公分,碑楼正上方门楣横批为“望重士林”四字,碑阳碑阴柱石楹联两幅,均为齐老先生异姓晚辈火凤诰所撰,碑阳楹联:“恤患救灾慈祥雅度,振顽起懦廉介高风;”碑阴楹联“缅硕德于生前群伦供养,称盛名子殁后百世犹新。”碑文撰文东阿县举人郑天章。碑文碑联碑阴捐资者姓名皆为阳谷县附生、书家张稷臣所书。前银山村清时属东阿县,捐资者987人多为东阿县及临县平阴、寿张、阳谷、范县、肥城、曹县、汶上绅士富商名流贤达,另有齐氏家族捐资者21人,亲族16人监制,共计1116人,其懿行事迹可谓泽被故里广及八方。
位卑未敢忘忧国,忧国莫轻是匹夫
  “齐老先生”名家修(1851-1938),字廷献,号小齐,家“本儒素”,为世代耕读之家。其父齐永清为乾隆25年“奉维礼部咨议”颁发“司照”,“实系年高有德堪充介宾者”。乡饮宾有各种名号,档次最高之大宾,由皇帝钦授。乡饮宾虽非官职,乡饮制度却是旧时一项庆祝丰收尊贤养老宴饮欢聚的隆重制度。
  齐家修,寄“齐家治国平天下”之志者,故名。齐家修承续家风,不堕父志,乃清代山东巡抚张勤果明令嘉奖的善士。
  银山西近黄河,解放前原无银山至马山堤防,“地上河”黄河经常泛滥,沿岸群众蒙受灾难,抗洪救灾齐家修置身前线,出谋划策并出资赈灾,因事功显著被当地政府委任缮修黄河陶城铺段。工峻又奏准上级堤顶预备土牛,植柳固堤,为防汛治理作出重要贡献。所为当地赈济请命、祛恶除霸、童稚教育、推举贤良、排解纠纷等诸多善行义举。仅举一例:奏请“大总统鉴核令行”之“民为食本食为民天”,“为痛陈困苦事情。因今夏收麦有限,已难度日,预望秋收时节将向充两不惩期。奈如茧丝牛毛终不济事,已种者叶卷半干,未种者晚难再种。民之壮者多出关外,老幼妇女势如待死,当次国课借款正杂,几将何由办理乎?况国以民主,民主困国征何依?又况征南之兵,闻敌而奔,以有用之地养无用之兵,情何以安,理何以顺,情理正宜轻征薄敛溥赈方对天日。是否有当痛此恭呈电鉴上申保护总司令饬委履勘进呈。”至晚年齐家修懿行日隆,威望日重。尤其所著《经国大纲二十四条》,从治国理政高度,于国之兴亡百姓利害,建言献策,条分缕析,因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猝然去世,未能见绪公议和施行,而写下了齐家修人生最为出彩的一页,显示了一位乡贤善士的胸襟、才干和胆识。位卑未敢忘忧国,忧国莫轻是匹夫,故而望重乡里望重士林,赢得了众多地方各界人士钦佩和赞誉。
呕心沥血文存世,手泽犹新留后人
  齐家修受其乡饮宾父亲的影响,有深厚的家学渊源,自幼聪敏,志向远大。入庠时年甫十六,弱冠后博极群书,敦品励行,“先器识而后文艺”,虽“不屑屑举子业”而“义举卓著,令闻益广”,养成了落拓不羁爽快豪迈的性格,著侠士之度量,有君子之风范。他“恶奔竞”跑官,鄙达官贵人碌碌无为而禄食百姓者,而独以国之利弊百姓苦乐为一念的山东巡抚张勤果,宰东阿县令胡里航,“引为知己而无憾。”以其生平留心地方利弊,宜兴宜革,几为疏奏,披沥上陈,皆“累蒙张公专折入奏朝廷而得邀俞旨。”
  齐家修不尚空言、处事干练,一边多为乡亲排难事办实事,一边好学不倦、潜心著文,且工于书法。除《经国大纲二十四条》惜未发现外,留在纸上的行迹,不仅有专事奏疏、平冤行状、悼亡祭文、族谱序文、师友信札甚至中药药方等手泽,还有大量诗文、剧作、散曲等手稿,这批毛笔手书,其娴熟行草,足见之深厚书法之功底。所幸这些手泽文稿为“一邑之硕望”保存了一份弥足珍贵的第一手文献资料,为后人全面认识齐家修其人,正好补其“纪念碑文”仅记懿行之不足。
  这批手稿资料于齐氏家族成员之间,几经辗转变易保存者,也曾流落远方,而今为齐家修四世孙齐振华所珍藏。其中大部分作品反映了他忧国艰虞忧民疾苦的家国情怀,但也有四时美景之吟咏,也有迎来送往之酬答,也有逝妻再娶之悲喜,也有人之大欲之俚歌。时谨依格律填词遣句,时不拘宫商任意挥洒,有真切生发之感,无矫揉造作之态,诚为性情中人之所作也。农事关切,诗作《农家十一事》:
春耕雨足杏桃红,断续残云澹荡风。
牛眠相傍荒郊午,曲径垂杨到饷童。
随心宛转似乘船,一道绳斜自在鞭。
过处高低应粉碎,抱村驱犊夕阳天。
初晴花树霭青烟,嘉种欣逢诞降天。
绳直陇长推妙手,田家触事此为先。
生机恐泄正徘徊,驱犊荒村墓地来。
可陇转旋新碌碡,萌芽眼看奋春蕾。
不准稀兮不准稠,肥苗直在适中留。
纵横看处皆如意,怎愧桑麻话酒楼。
乱苗恶莠本农夫,非种当时敢不锄。
地脉通和新雨后,轻风一阵乐何如。
自古人称饮食天,豆棚瓜架众禾连。
闲来陇际行歌处,鼠窃看谁敢近前。
英飨鸟雀夕阳红,拾穗纷纷闹小童。
几路篝车鞭影里,满场眼看积崇墉。
别云堆积可无妨,霖雨如经此损伤。
究竟铺排非耀富,宜风宜日及时忙。
龙虎马牛信手牵,一鞭转处一轮圆。
簸扬初里风前憩,美粒家家入囷天。
香甘鸡黍一新情,朋酒家家乐事成。
国课早完心更慰,田歌鼓腹月秋明。
新婚之禧,诗作《弦断复续再正容》:
夫纲严峻还依旧,妇道温柔更遇新。
洞房连我仍本色,花烛对她是新情。
  又诗《朝止邻里贺新禧》:
诸君可别太周旋,触目伤神雨露酸。
不是寻常花烛夜,何如少小洞房天。
计利当计他人利,求名不求虚浮名。
  齐家修问政清白,为人磊落,生活崇尚简朴,甘守寂寞,践行的是“不居庙堂而忧其民,身处湖野而忧其君”的人生准则,不求官职,不羡钱财。抚山东张勤果嘉其利国益民之才干,专折奏准旌其为“善士”並手书“望重士林”四字牌匾(后藉为其纪念碑额)褒之,先生盖颓靡时风之异数也,而“先生处之欿然,无几微矜张之色见于颜面。”张公委以河南保甲局之差,先生以“弗堪保甲职司缉盗”辞而退之。东阿令胡里航官署郓城时,先生往省老上司,及归时,“持资百金赠之,先生谢弗受。”及胡公升往藩台之职临察东阿,先生又坚辞不受职事和钱财。
  齐家修不计个人私利,关乎他人之前途之利益则是念之切切,或雪中送炭,或锦上添花,想他人之所想而临财不苟不计回报。先生因事谒见藩台胡公,遇“候补县某贫弗支而悯焉。”见胡公关说某情况大略,翌日即被悬牌出任。“某谢以六百金且言多方告贷足此数恐厌薄也,”先生却说“怜汝困而捧之,吾若受汝厚贿,汝将更困,吾心何安,卒却之窘约之境而砥廉隅,”所谓洁身自好,安素乐道,绝非空誉虚名也。其生平处世荦荦大者为人挺挺高者,“殁后虽老于诸生而没世之称,视擢高科登显仕者为尤隆也。”
  齐家修治家也严谨,教子有方。其子齐书统(字保中)承父志保家风,所为亦多称义举而辞令不凡。未及父年迈,早代父为人排难解纷,甫至弱冠“即能东平东阿两境埝工十余里无失事”,亦为当地普通百姓及名门望族累荐褒扬。
  先生享寿七十有八,旧时也算是高寿了。距先生生年已是一个多世纪过去,先生同龄人也相继谢世,了解他生平经历懿行事功者甚少。令人欣慰的是其纪念碑文尚在,虽非全部作品而近十万言的文稿手泽尚存,其耿介性格,其懿德嘉行,其学问识见,其创作精神,作为齐氏家族传统,作为地方文化遗产,具有难能可贵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                            (杨传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