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小城,倚窗听雨。夏日的雨,已经成帘,把世界挡在了视线之外。不远处的高楼,被雨雾笼罩,若隐若现。
  想起三毛笔下的《雨季不再来》,心情也染上了些许忧郁。又是一年毕业季,青春的雨季正在渐渐远去。
  站在窗前听雨,其实一定要认真听一场雨。远处曾经清晰可见的事物,都已经模糊。目光能及的,也就是白佛山顶上的那一团云雾和公路上来来往往的汽车尾灯,不断地闪烁着。
  雨声渐小,逐渐清净。
  忽然明白了戴望舒的诗句:“我夜坐听风,昼眠听雨。悟得月如何缺,天如何老。”
  打开窗子,看云朵在沸腾,白佛山也越来越清晰了。
  收回目光,想去看山。真正听雨,是在山中。
  山间的雨声,落在植物上,落在石头上,雨中空山静,最是适合听雨打草木的声响。
  独自听一场雨,就像是去参加了一场音乐会,隆重而端庄。有小提琴的轻柔,大提琴的优雅,钢琴的和鸣,二胡的弦音,笛子的缭绕,也有琵琶声声。
  在雨中会听见各种声音,最后都归于自然。
  半山听雨,闲情几许。
  盛夏的雨,有着欣喜,有着伤感,那就让一切都交响在雨季里吧。       (赵桂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