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曾参加过抗美援朝的爷爷希望我长大参军,报效祖国;身为黄河职工的父亲希望我继承他为之奋斗一生的治黄事业,守护母亲河。如今,他们的愿望都实现了,我成为了一名基层黄河工作者,也是一名退伍军人。
  时光如指间流沙,细细琐琐,一晃离开军营已十载有余。多少次,曾经当兵的件件往事掠过脑海,一幕幕,一件件,仿若昨日,无论岁月怎样拉长,当兵的经历和真挚的战友情犹如一窖珍藏多年的老酒,愈久愈香,历历在目,令人回味无穷。
  青春是一首动听的歌,它高昂的歌声带着我的梦想飞向了遥远的海边。2003年12月,我从家乡坐了一夜的绿皮火车,驶到千里之外的海滨城市,辗转坐轮船到达一座不大的海岛,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一名军中白衣天使。那一年,我18岁,正值青葱年华,我梦想的舞台也从此拉开了帷幕。
  回忆往事,充斥心房的永远是无尽的思念,怀念那一排排熟悉的营房,回忆那一次次卫生保障拉练,思念朝夕相处的战友,记不清多少次走近那熟悉的卫生员训练大队,第一次给战友做皮下注射,第一次抢救训练中暑的战友,第一次全副武装执行后勤保障任务,第一次在党旗下庄严宣誓……太多的美好永远定格在第一次,让我永久难忘,成为了我永远的记忆。
  现在想来,部队赋予我的,是跌倒了爬起来的勇气,是失败了重新开始的不言弃,是认准的事儿不懈的努力再努力,是流血流汗不流泪的坚强,是共产党员就要始终冲锋一线、率先垂范、模范引领、无怨无悔的执著,我由衷地感谢部队大融炉的锻造,给予我这一生享用不尽的无形宝贵财富。
  军营生活是短暂而美好的,两年的时光如白驹过隙般悄然逝去,离别时,一曲悠长伤感的《送战友》歌曲循环播放,在摘下肩章、领花,凝望党旗,向军旗告别的时候,无论是留队的战友还是离队的退伍兵,那种发自内心的不舍,那种离别时与战友泪如雨下的紧紧相拥,都诠释了歌曲《当兵的历史》中的那句歌词:“生活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不会感到后悔。”这首脍炙人口的老歌也道出了所有军人的心声。
  从部队退伍后,2010年4月,我走进了黄河大家庭,有幸成为一名基层治黄新兵,我时时告诉自己是一名军人,要时时保持军人的作风,要为部队争光,决不能给部队抹黑,带着这份沉甸甸的责任和使命,在东平湖畔、黄河岸边,无论是参与防汛抢险演练、巡堤查险、河道清障等艰难险重任务,还是在挑灯夜战写稿困乏时,冒雨涉水一线采写高烧时,我都把它比作一次次野营拉练,努力认真完成到最好,也常常因为得到别人“一看你就是当过兵”的话而倍感自豪。
  如今,在我案头的书柜、书桌的一角、办公桌的抽屉,摆满了一张张荣誉证书、一枚枚奖牌、一张张照片,它记录了我参加治黄工作的点点滴滴,这一切皆缘于在绿色军营的锻造和改变。我时常拿出来,给7岁的儿子和3岁的女儿讲幸福河的故事,讲黄河治理开发生的变化,他们可能听不大懂,但是听得都特别认真。
  八一建军节临近,曾经的部队战友群较往日活跃了很多,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大家一致决定不再举行线下聚会,你一言,我一语,网络里的字里行间,诉不尽的思念,话不尽的感慨,听不完的故事,八一节是军人每年期盼的节日,每个人心中都深藏着这样一句话:“我是一个兵,永远为之自豪。”是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经历,那一抹厚重的绿色,已永远珍藏心中,令人倍感骄傲。
                       (毛明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