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内心都有一双眼睛,默默地洞察着这个世界。看身后世界,忧思神伤;看前边世界,遥路茫茫;看身边世界,行色匆匆。
  曾几何时,我们渴望了解这个世界,即便遍体鳞伤。也曾无所适从,一无所获。
  幻想远离这个纷杂的世界,去给陶渊明作伴,即便也是身处尴尬、无力回天。
  走过了多少年,经历了多少事,流过了多少泪,唱过了多少歌,大把的年纪,开始看重身后世界、看清前边世界、看淡身边世界。仿佛看到了彼岸,才醒悟不再匆忙赶路,回归自己的世界,不管身边的世界是多么的多么,它终究是自己身边的过客,仅是这个世界在身边走过。
  原来对自己好一点是这么重要,不再看谁的面孔,不再刻意取悦,不再违心说话办事,终究不让自己身心疲惫,愧疚不安。
  该走的路一定要走,纵然身心憔悴,物是人非,绝对没有捷径。
  懂得了放弃的美丽,知道舍得的道理。超脱不等于逃避,远离更让人冷静。清心寡欲,原来是这么好。
  人群里总有若干无形的圈,里边人的出不来,外边的人进不去,利益、或许感情、还是依托,心照不宣地操守。交好友,攒着,但不再热闹这种圈子,因为不愿意说违心的话,不愿意搭理讨厌的人。
  看淡的心境,放下的美丽,一切都是充实着虚无。
  放慢匆匆的脚步,驻足看看忽略过的风景;学会停一停、看一看,迂回着上升,回旋中寻找契机。
  最珍贵的是当下,最美丽的是拥有,即便绕行千里,总归要回到原点,不容你不服。
  曾几何时,没有金钱、地位,唯有时间可以挥霍浪费。如今才知道唯有时间是一去不复还,没有一秒的时间是奢侈的。
  曾几何时,生老病死对自己是那么遥远。身边戛然而止的生命,让自己开始紧张,生命原来是那么脆弱,那么得不堪一击,对生死的茫然变成了一种恐慌。
  曾经的一个阳光午后,我重拾放下多少年的中医研究,每天看几页书,没有谁安排,没有谁督促,学习已经没有目的,唯有充实每一天,给看空的世界一些质感。
  你在这个世界上行走,世界在你身边走过。
                (颜丙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