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这是李煜的《相见欢》,又叫“秋夜月”“乌夜啼”。在李煜的眼中,草木逢秋,花月含悲,即使一片飘零的树叶,也会触动那颗敏感而多愁破碎的心。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是李清照的那首著名的《醉花阴》。在李清照的词中,点点滴滴都是思念,更哪堪萧瑟凄凉清秋时候,真个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但却有这么一位诗人,他的秋诗中全无悲凉萧杀之意,满满的旷达和豪放。“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在他的笔下,赋予秋天另外一种意象和气概,充盈着激情和豪迈。这便是刘禹锡,一个“升沉无定的七朝官”,一个磨难压不弯、挫折压不跨的“诗豪”。
  这是一个才华横溢、自负高傲的人。他自称中山靖王刘胜之后,大约是出身于名宦家庭的缘故,加之早年仕进顺利、连登三科,让他颇有些恃才傲物的底气。宋代朱翌的《猗觉寮杂记》曾说他“气高不伏人”。但是,恃才是一回事,真有才更是一回事。刘禹锡的诗词水平极高,更难得的是诗文俱佳,且精通音律,是一个实打实的博学多才之人。他的诗词自不必说。唐文宗当年欲设立诗学士,请大臣举荐,宰相杨嗣复上奏:“今之能诗者,没有一个比得上刘禹锡。”虽然长期以来,人们对中唐诗人谁坐首把交椅尚争论不休,但就拿七律来说,王士祯推刘长卿为中唐第一,毛奇龄推白居易为中唐第一,王夫之推杨巨源为中唐第一,沈德潜推刘禹锡为中唐第一,也从另一个方面佐证了其在中晚唐时代诗词的卓越成就。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诗文兼擅。其《天论》三篇说理透彻、笔力矫健,论述天的物质性,分析“天命论”产生的根源,具有唯物主义思想,在唐代极为罕见,是唐代有名的思想家和哲学家。尤其让人叹为观止的是,他还是一位精通音律、喜欢音乐的诗人。他不仅熟悉宫中音乐,而且关注民间音乐。一般来说,民歌通常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如果没有文人的扶持和加工,很可能会自然消失。在贬谪和四处为官之时,刘禹锡每到一地,都会深入民间搜集民歌民调,不仅从中汲取营养,丰富自己的诗歌创作,而且对民歌加以改良,使其得以更广泛传播。特别是自刘禹锡写下《竹枝词九首》,又写下《竹枝词二首》后,其生动活泼的风格和清新明快的节奏受到世人的喜爱,让《竹枝词》长盛不衰。尤其是“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一首,更是成为千古名句,让世人对《竹枝词》所熟知。少年得意,诗名闻达,思想高远,音律精透,仕途虽多坎坷曲折,但也曾为刺史,会昌时,加检校礼部尚书。死后赠户部尚书。他是一个有着真才实学的人,也是一个干什么都追求卓越的人。刘禹锡有傲的资格,更有傲的资本。
  这是一个虽历经坎坷,却不向命运弯腰的人。由于当年在任监察御史期间,追随王叔文参加永贞革新,刘禹锡曾被贬往南蛮荒凉之地达23年之久。23年的坎坷磨难,任多坚强的人也几乎被磨平了棱角。但刘禹锡偏不,很有些“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气概。革新失败后,他被贬至安徽和州县当了一名小小的通判。按规定,通判应在县衙里有三间三厢的房子住。可和州知县狗眼看人低,见刘禹锡是从上面贬下来的软柿子,就故意刁难。先安排他在城南面江而居,刘禹锡不但毫无怨言,而且坦然接受,还随意写下一副对联,贴在门上:“面对大江观白帆,身在和州思争辩。”和州知县知道后,心想,活得挺滋润、挺开心哈,我偏不让你这么舒服。于是又吩咐衙里的差役把刘禹锡的住处从县城南门迁到县城北门,面积由原来的三间减少到一间半。新居位于德胜河边,附近垂柳依依,环境也还可心,刘禹锡仍不计较,并见景生情,又在门上写了两句话:“垂柳青青江水边,人在历阳心在京。”知县一看,咦,还悠闲自乐、不思悔改,不行,还得治。于是再次派人把他调到县城中部,而且只给一间只能容下一床、一桌、一椅的小屋。但是,刘禹锡还是不在乎,并且有感而发写下了那篇超凡脱俗、情趣高雅的传世名篇《陋室铭》,并请人刻在石碑、立在门前,表达了一种高尚的境界和达观的心态,为世人所赞叹。23年的贬谪生涯,让很多人对他深表同情、扼腕叹息,白居易曾说:“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但是刘禹锡并没有被坎坷所压倒,而一直在用一种看开一切、看淡一切的心态面对世事变迁。他在《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一诗中谈及自己23年的经历,这样写道: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其中“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一句,更是表达了他乐观、豁达和积极向上的心态,而流传千古。
  这还是一个睿智、对历史有着深刻见解的人。他的很多诗中都包含着对历史发展规律的哲学思考,令人警醒,发人深思。比如他的《西塞山怀古》: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则是以嘲弄的口吻指向在历史上曾经占据一方、但终于覆灭的统治者,无异于是对当时重新抬头割据势力的当头棒喝。他的《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则充满了对朝代更替、盛衰兴败的深沉思考。至今读来,依然让人感慨万千。再比如他的《石头城》: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则从山、水、明月中透露出一种故国萧条、世代更替的深沉感伤。让每一个读到此诗的人都不由自主地陷入一种对世事沧桑的感怀之中。他的诗中有哲学、有思想,更有一种穿透历史的力量。
  刘禹锡虽然命运多舛、屡遭打击,但是他的诗词中则没有多少愁、恨和抱怨。很多诗中都传递着一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淡定心态,都有着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他的《浪淘沙》这样写道:“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如今直上银河去,同到牵牛织女家。”这是他对宁静生活的一种向往,也是一种经历磨难以后的淡然。在面对生老病死这样重大人生课题的前面,他照样没有悲天悯人,在《酬乐天咏老见示》中这样写道:人谁不顾老,老去有谁怜。身瘦带频减,发稀冠自偏。废书缘惜眼,多炙为随年。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细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大有曹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气度,更有不服老、不服输,老有所为思想的深刻体现,成为现在社会鼓励老年人发挥余热、奉献社会的绝佳励志名言。也许是因为他的乐观、他的豁达,他70而卒,成为古时候的高寿之人。
  他还是一个好官,一个明信之人。刘禹锡除了早年在朝廷任职,一生主要在各地任地方官,朗州、连州、夔州、和州、苏州、汝州、同州等处都留下过他的踪迹。在唐代,政府官员因经济问题而遭贬谪的情况不时发生。但无论是当时的正史或野史笔记,都没有刘禹锡的经济问题或生活问题记载。可见,他的为官是相当清廉的。有意思的是,刘禹锡对看不顺眼的执政者常常“语涉讥刺”,爱用诗歌讽刺挖苦,却对平民百姓热情相待。《云仙杂记》载,他早年在朝廷坐镇接待工作时,门吏每天收到各方来信达数千封之多,而他不厌其烦,“一一报谢,绿珠盆中,日用面一斗为糊,以供缄封”。他在任连州刺史时,把海阳湖打造成了一个秀色可餐的游览风景区,建立了切云亭、云英潭、飞练瀑等景点,并写下《海阳十咏》,对每一景点赋诗一首。清代《连州志》感叹:“连之文物媲美中州,则禹锡振起之力居多。”当他以花甲之年到苏州任刺史时,正遇上特大水灾。他不顾年老体弱深入民间,察访灾情和百姓之需,同时积极向朝廷反映灾情,得以从仓库调拨12万石大米分发给灾民,又宣布免除赋税徭役,使当地人民安然度过灾年。朝廷曾经因为他为政清廉、除灾有功,以“政最”之名赐其紫金鱼袋。这是当时朝廷对地方官的最高奖赏,一年只有一名。为此白居易还特意写诗向他致贺。如今在连州,有“四贤祠”“五贤祠”;在苏州,有“思贤堂”“三贤堂”“二刘公祠”;现在,相关城市的中心地带还立有刘禹锡的雕像,或者建有刘禹锡纪念馆。这是老百姓对他发自内心的纪念。
  他和柳宗元自同榜进士,就一见如故。他们身上没有任何“文人相轻”的烙印,一生都在同甘共苦、互相信任、互相尊重、互相欣赏、互相抬举、互相帮助,是真正的挚友和莫逆之交。柳宗元生前曾称,刘禹锡是一个“明信人”。柳宗元临终之际,把整理遗稿、托孤诸事皆委托给刘禹锡,而刘禹锡皆一一照办,成为文学史上文人交往的一段佳话,在整个文学史上也极其罕见。
  “莫道谗言如浪深,莫道迁客似沙沉。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这就是一代诗豪,一个百折不弯的人,一个豪气冲天的人,一个看淡看透的人,一个情操高尚、才华漫天的人,一个越了解越敬仰、越了解越发自肺腑喜欢的人。
                 (王庆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