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云:“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生活宛如一趟单向的旅途,一路上既会遍览千山万水,亦会品尝喜怒哀乐。然而在闲暇之际,倘若静坐片刻,脑中遐想却常常是一些宛若水中鳞影般的点,这些点可能是在童年外出郊游看到了一朵野菊花,可能是求学时在凌晨上学途中偶然飘过的几朵嫩云。这些点在平日看来那么不起眼,仿佛记忆中不值关注的碎片,然而正是这一个个点构成了生活的直线,让我想到一种植物,每日清晨起床时,他便在窗外迎风飘摇;深夜入睡时,他又飒飒作响,这种植物便是——翠竹。
  我的窗外有一个小花池,花池里铺着薄薄的土。在两年前,那里是一片荒地,去年年初,小区移来几棵翠竹,这不由得使我想起苏轼的雅好: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在城市常看到道两旁的法国梧桐与杨柳依依,虽说也是绿色,但终究少了些许多样性与趣味性。况且平日里大多行色匆匆,很少有时间欣赏道旁景色。对于我一个晚睡早起的学生而言,一天繁忙学习后已入深夜;清晨起床上学又是红日初升,人生如白驹过隙,规律而机械流逝着。直到年初的一个周末清晨,睡眼惺忪拉开窗帘突然看到挺拔直立的绿色,他们在初暖的春风中迎风招展,清雅而不艳,仿佛深山中的潭水色,虽说没有花朵,却展现着它独特的生命力。我的心情顿时变得愉悦,不由随口引出郑板桥的诗句“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竹子,不过五六棵,生长在层层大楼的包裹之中,更显出其珍贵,夸张点讲,这几棵竹子的出现,宛若沙漠忽降甘霖,荒野种子萌芽。作为一名学生,平时积极向上,难免遇到挫折,可吾生有涯而知识无涯,当每每看到映入眼帘的绿色,便也有了“任尔东南西北风”的毅力。
  疫情期间一些志愿者来到社区进行防疫管理,恰好在翠竹下安了一张桌子。无论天气多么寒冷,北风多么凛冽,志愿者们都坚守在那里,为每一位进出者测温登记。在白色的防护服与蓝色的口罩之间,那丛翠竹愈发明亮。一枝一叶总关情,相信我们万众一心定能战胜疫情。
  前几日夜里下了一场大雨,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敢猜测那几棵竹子的命运,毕竟棵数太少,怎可敌一晚的狂风骤雨。可第二天向外望去,惊喜发现翠竹仍屹立原地,未曾折腰,而地下四处漂荡的竹叶是抗争风雨的痕迹。呜呼,这使我既欣喜又感动,为翠竹完好而欣喜,为其面临风雨不屈而感动。
  竹如钢,不折服,朱如玉,不染尘。我深深地坚信,作为中国人的我们,定会像翠竹一样坚守岗位,永远那么青翠,永远那么挺拔!
               (陈恺阳)